向艺术家学习

NameYearTypeClient
向艺术家学习2020研究
CollaboratorsSizeLocationStatus
JOAStudio
NameYear
向艺术家学习2020
TypeClient
研究
CollaboratorsSize
JOA
LocationStatus
Studio

如何突破建筑设计传统观念——以功能来定类建筑的桎梏,发展新的设计研究方法来表达设计观点,是本次课程设计所推出的最重要的突破点。基于艺术的多元化,在表达方式中需要的领域感。“无论怎样的艺术形式,都会在承载它的容器中发生”。容器可以大可以小,可以纤细可以粗壮,可以平静如水,也可以冰冷如铁。

通过对6位艺术家的研究,并寻找出根据他们的艺术理论所相对应的“空间语句(Space Syntax)”。对设计内容不加以限制,更注重理论推导与叙事解读。

第一阶段:信息抽象化(Abstraction)

设计切入点通过研究6位杰出的艺术家中的一位,其艺术理论以及成就,并通过介入一部作品,抽象性地抽离该作品中的架构框架(可以是表象,也可以是隐象),最终通过框架引出关键词,为下一步信息具象化做准备。

第二阶段:信息具象化(Concretization)

通过所得到的关键词,架构一个空间语句物理模型(Index Model), 此语句模型可以选择任何材料来表达,尺寸控制在 长X宽x高 = 25cm x 25cm x 25cm。通过Index Model,将抽象化的语句具象后,开始寻找一个适合的场地与功能(由学生自由选择),是否与所选艺术家有所关联,根据场地与功能而决定。

Read More

六位艺术家介绍

John Cage(1912-1992)美国具有实验意义的作曲家,音乐理论学家,艺术家和哲学家。他是不确定性音乐表达中的先锋诗人,电声音乐,以及无标准化使用乐器的鼻祖。John Cage是战后先锋派的领军人,主要作品是其1952年所创作的 《4′33″》, 排除了一切人为音乐,整个作品中音乐家只是出现在演出现场,但并没有做任何的演奏。

 

Carlo Mollino(1905-1973)意大利著名产品设计师,建筑师,舞台设计,以及时尚设计,摄影师等多领域的艺术家。学习机械工程和艺术史起家的Carlo在当时跟米兰同时代的艺术家以及当时占主导思想地位的理性主义没有任何的共同之处。在家具设计中,通常以生物形态作为设计平台。他对设计的高度表现力,受到了未来主义以及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很多家具被Carlo设计为分体式样,在满足人体工学的同时也突出形式语言。

 

Kazimir Malevich(1878-1935)苏联著名的油画艺术家,几何抽象艺术,至上主义运动的发起人。Kazimir Malevich从接受严谨的西方艺术美学的教育开始,后和Wassily Kandinsky、Piet Cornelies Mondrian一起成为早年几何抽象主义的先锋,最终以朴实而抽象的几何形体,以及晚期的黑白或亮丽色彩的具体几何形体,创立了抽象主义艺术舞台。

 

Constant Nieuwenhuys(1920-2005)荷兰情境主义代表人物,在绘画,雕塑,平面艺术和音乐方面都有很大的造诣。出生于阿姆斯特丹,在年幼时期就对绘画展现出极高的天赋,小时候就对文学和音乐有炽热的喜欢,青年之后开始学习歌唱和各种乐器。他是CoBra、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的重要成员,New Babylon系列作品和理论的创作者。晚年回归古典绘画。

 

Yoko Ono(1933- )日裔美籍音乐家、先锋艺术家,John Lennon的第二位妻子。上世纪60年代初,才华横溢的小野洋子已是当时纽约前卫艺术舞台上的风云人物。1964年,卡耐基诵厅第一次表演了她最为出名的行为作品《切片》:随机挑选上台的几位观众被要求用剪刀将她的衣服裁成碎片,直至全身赤裸。那年,她32岁。1966年9月,她在伦敦再次表演了《切片》,在英国艺术界引起轰动。

 

Marina Abramovic(1946- )当代行为艺术、人体艺术家、导演、编剧、演员,1946年生于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父母都是铁托的拥护者,从小就受到对性的压抑式教育,这决定了她后来的创作风格——狂野大胆、癫狂自由。年轻时毕业于贝尔格莱德美术学院,受的是苏派美术教育,后来在萨格勒布艺术学院进修过。1975年,Marina Abramovic创作了以探索身体极限为主题的“解脱系列”(《解脱声音》、《解脱记忆》、《解脱身体》),以及《艺术必须是美丽的, 艺术家必须是美丽的》(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等许多作品。从这些作品中可以感到死亡意向的逼迫,艺术家对危险情境的探寻,并且通过让危险场景引人注目,制造出观众可参与的现场体验,从而也对观众与表演者之间看与被看的固有关系进行了解构性的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