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金字塔

项目名称设计时间项目功能设计甲方
家-金字塔2018住宅
设计团队项目尺度项目地点项目状态
王纾溪,张文佳, 王开368.6㎡冰岛竞赛
项目名称设计时间
家-金字塔2018
项目功能设计甲方
住宅
设计团队项目尺度
王纾溪,张文佳, 王开368.6㎡
项目地点项目状态
冰岛竞赛

“如果觉得这辈子没法去过月球的话,那就去冰岛吧”,当你来到这个曾被称作“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能够追逐到极光无疑是一种幸运,而当你真正离开自己的舒适圈的时候,这不仅是一种新鲜的尝试,更是一种激情华丽的冒险与挑战。

来到冰岛看到广阔无垠的天空,露出连绵的山峰,黑色的玄武岩映衬着闪闪发光的瀑布,远处湛蓝的冰川泻湖伴随着神秘的极光,仿佛没有哪一种美能如此震撼心灵,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Read More

“偶然”与“挑战”

当我们还沉浸在极光的震撼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们接触到了另外一个“脱离舒适圈的冒险”。这是一个关于“家”的设计,而落脚点在于“传统(convention)”。业主的需求并不复杂,独户住宅,除了自己住在里面外,还希望提供最多能容纳20人的客房。(冰岛是一个旅居国家,很多私家住宅都包含了旅店的模式)在业主的需求中特别的是每个客人睡觉时可以感受到冰岛的极光,并且提供一个至少容纳20人的会客聚会的场所,视野尽可能更广的与周围景观结合。这个设计不同于我们之前在瑞典做过的私人森林别墅,场地十分空旷,脱离了与城市环境带来的撞击,周边没有任何遮挡物,完全回归于自然,这也是对本次设计的一个极大挑战。

关于“传统”

Claude Levi-Strauss, 一位法国的思想家,曾经断言一个在咖啡桌上放的生牛排有可能会冒犯我们对于社会和文化的认知,然而对于同一块牛排如果放在屠夫的餐桌上其实并不会让人感到惊讶。“牛排不适合出现在咖啡桌上”这样的认知,其实是来源于我们对于“卫生”根深的认知。正是这些“传统”的认知,极大的影响了我们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和构建。一个坚定的握手,一个有魅力的赞赏,从上往下系紧衣扣,甚至每个人打领结的方式,这些都是个性、礼节的传统表达。这些“传统”深刻蕴藏了我们社会代码,“传统”是我们运作的社会体系,是产生社会空间层次不可分割的内在元素,所以说“传统”也成为了一种表达个性(Identity)的途径,“家”的主题更是离不开这种“传统”途径。

还有一本很有趣的书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 是Bernard Rudofsky编撰的。这是一本可以用半天时间阅读完的书,但是书的切入点却非常独特。他讲述的内容跳出了我们对于建筑学固有的自上而下的理解,他讨论的是一种从社会本源需求所产生的建筑艺术,这样的艺术性和创造力远远高于建筑师对于场地粗暴的遐想。是一种更为地域需求的艺术表达。往往这种原始美感在传统的沿袭中却很容易被忽视,但这不妨碍我们发现这种艺术的表达形式,这不仅仅是一种形式的美,更重要的是对于地域传统的生活方式准确的传达。这种原始美感可以让传统的行为一举一动都最大程度直观输出。

Pietro Belluschi曾经将社区建筑定义为社区艺术,这其实并不是有少数的智者或者专家所制定的规则,而是有所属人群自发的遗产,是属于某种群体人群的特殊活动经验。所以如何在遍布美景又有着极少居民的冰岛去体验这种自发性呢?这便是我们切入本次设计的一个难点。首先需要“变客为主”,当然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体会场地带来的认同感,驾车从南到北体验一圈后,我们搜集了许多冰岛各种尺度的构筑物,试图在其中查找出一种隐匿的共性,而后从中寻找设计的突破口。传统冰岛的住宅形式是“Turf House” 在当地称之为“草屋”, 就地取材切分出的草皮,覆盖在房屋木结构的墙体和屋顶上,可以起到很强的保温效果来对抗北欧寒冷的天气。同时,草皮屋顶是可持续循环的材料之一,一般20年才换一次,冰岛有些地区的草皮材料可以循环再生70年,在19世纪末的冰岛50%的住宅都是采用这种天然保温形式的。

1915年的一场大火,使得首都雷克亚未克夷为平地。1918年,冰岛脱离丹麦的统治宣布独立之后,开始对于他们原始住宅环境的反思,并收到丹麦传统木材加工工艺影响,与混凝土工艺的发展,并受到遍布欧洲的现代主义风潮侵袭,从而冰岛本土滋生出了更多偏几何形体的建筑,这些特型的建筑看起来就像冰岛神话中隐藏居民的住所,也有人形容是冰巨人奥丁并未销毁的避难所。这其实绝大部分是冰岛城镇规划中公共建筑必需品的演绎—教堂。

思考:居所空间在传统的克制和可持续发展的权衡下,是否仍然能够继承这样的传统?通过适合现代建筑语言简洁的传达出寓意,这种独特性可能并不需要承载一种新的居住类型,但在某种特定的场景和特定的需求下还是需要这种独特性(Identity)。

关于“家”

Anthony Vidler在“the third typology”中引用了Marc Antoine Laugier的观点,从理性主义哲学发展而来思考在设计的初始原型——原始社会的小屋 “Primitive Hut”。设计的本源是对于大自然秩序理性感知,建筑里所产生的建筑元素也来源于自然,所以链接小屋的柱子到场地就等同于自然界内部的链接。最为合理的几何形体对于表达这些元素的组合方式,也会在潜意识中通过自然表层的形式中体现出来。然而Vidler将我们产生创造力的最出众的类型,定性为“第一类型学”, 然后这个小屋,也成为对于需求的直接形式表达,便是“家”最原始的雏形。

这就是建筑类型学提到的“建筑的意义依赖于那些早已建立的类型,它是隐藏于现实中单体建筑物无限变化的形式背后不变的常数。类型可以从历史中抽取,抽取出来的是某种简化还原的产物,简化是得到类型的基本手段,因此类型不同于任何一种历史上的建筑形式,但又具有历史因素,在本质上与历史相联。这种精神和心理上的抽象得到的结果,即为我们曾提起过的“原型”。按荣格的观念,原型是共有的,这样类型学就与集体记忆联系起来,不断地将问题带回到建筑现象的根源上去。建筑师就像炼金术士一样,要将人们头脑中这种隐藏着的、却又强有力的原型唤醒,使人们感受这种种族的原始纪念。”

其实在早期的现代主义运动中也表达出了这样一种对于自然的吸引,工业化发展使得城市成为自然的载体,建筑元素成为证明城市发展的技术工艺,建筑体更为机械的被动的跟人的行为产生关联。就像柯布西耶所说的“家是居住的机器”,人的使用方式决定了组合方式。

回到我们的话题,“家”的概念在冰岛人的骨髓里是否还有更具体的表达,其实确实很难从一个外来者短暂的体会中去感知,我们最初的体会是一种消失在大自然里的无能为力,迷失在景观里的壮美,没有方向感的场所,完全被大自然所包裹,所以这些需要我们更深入的从居民所习惯的生活方式出发去了解这种空旷之美。

说到冰岛和家的概念,不禁让人想起冰岛灵魂乐队——Sigur Ros,他们的纪录片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灵感。其中有一首歌叫“Heima”非常特别,在2006年的夏季,他们经过长期的巡演之后,最后回到家中进行了一场特别的演唱会,将他们的音乐带回到他们出生这片土地上。

家承载更为丰富的意义,除了所谓的居住,可能真的是要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独特性才能让冰岛人们更愿意把家作为社会活动的中心,聚集在此来表达一种根源于传统的特殊情感。就像他们唱的Heima(在冰岛语中表示家的意思)主旋律的最后一句歌词“I’m finally home”直击所有人的痛处。建筑空间跟音乐一样,也可以用抽象的感受去表达这种情感,到这里我们的设计思路也有了进一步的突破。

思考:“家”的精神独特性在诠释过程中在挑战传统的私密性和未来的公共性上产生了临界点。

关于“公共性”

“私密性”和“公共性”在家的主题中有很大的模糊性。

大多数关于空间定义的书籍里,觉得大部分的公共社会活动是在城市的街道和广场上,或者具有公共领域属性的城市空间,通常被称作为城市的会客厅。但是事实上,社会空间可以被发觉无论是我们所居住空间还是工作空间,只要是有交互的空间,甚至有大量的案例所表明,公共领域或者是曾经用于公共使用的私人建筑。很多情况下可达性是非常模糊的才使得建筑与街道溶解在一起。事实上,公共与私有,或者说内与外是一种相关联的概念。然而曾经的人们喜欢聚集在教堂,或者是公共浴场,现在都集中在了购物中心。

其实“家”本身就是个人需求的产物,但这种私密性由于不同文化的表达会产生空间上的差异。例如在荷兰人的家中,私密性的领域(尤其是靠近窗台的空间)是乐意暴露给外来的过往人群,有很大程度上通过室内很多小的陈列和装饰来表达自己的品味。而在捷克布拉格由Adolf Loos所建造的Muller住宅中,Loos所提到过,“他不是为路人所建造一栋建筑物,而应该服务于建筑物的使用者”。 他在整个设计中更注重的是内在空间丰富的3维串联,而不会在建筑表面做过多的装饰处理,简洁的开窗也是跟随内部采光需求相统一。

然而在冰岛这个住宅中,更大的挑战是将具有公共属性的公共聚会空间,尽可能打开,最大程度能享受到极光,而在私密空间中有选择性的跟室外发生联系。公共空间的属性甚至可以影响到室外,吸引到更多的游客的注意,并且成为这个区域的大家交流和集会的中心。形式需要简化能够融合和表达这样的公共属性。然而在简化的形体背后,又需要一个有层次性的空间关系组织业主所有的需求,我们以正方形作为一个母体,将层次需求空间在2维和3维空间上都进行了递进,承载这种统一性的空间原型,又必须能承载传统信息的认同感。

 

关于“设计”

场地 | 顺从主要道路系统衍生出一条路径,解决停车与业主所需要的马圈功能,然而在垂直这条轴线,并且通往湖区的方向,设置另外一条轴线形成十字交叉。上面放置了各种活动功能,包括室外游泳池,和儿童活动场地,以及通向湖区的观景平台。

金字塔 | 正方形底座坐落在十字交叉轴网中心,成为最基本的母题原型,从外向里,空间的公共性越强,所需要的空间尺度越大,参与的人数越多。空间从内向外分别是,最外层放置MEP设备,储藏空间,以及厨房空间,结合4个门厅入口,中层的空间的尺度更适合承载灵活多变的起居空间,并可以在夜晚享受到极光,无视线遮挡的互动空间,房子在二层,中心有公共楼梯通达,最终的平板是用于可以活动的冥想空间。

MEP | 幕墙结构体系的金字塔,带有很强的稳固系统,在冰岛最大的问题是对抗寒冷,和来自旷野的巨大风压,双层表皮的玻璃幕墙,并保持一个倾斜的角度,不仅很大程度减少的对于迎风面的阻力,并且在运用双层表皮的系统,形成一个很有效的保温系统,通过220mm空气层,白天通过关闭两层表层,空腔内的空气不仅可以形成阻挡室内外冷热交互的空腔,空腔内的冷空气也可以通过白天室外阳光加温,在晚上打开内侧通风口,结合室内400平米的地暖系统,调节室内温差。并且内侧玻璃层镀有可以改变透明度的薄膜,结合2层一圈横向遮阳板来保证就寝空间的私密性和可调节性。

 

金字塔就是最好的证明,它是先辈们传承下来的原型,象征着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也是我们潜意识中的。金字塔的形状也是发现当地建筑类型学的逻辑,并使它能够在野外脱颖而出,且存在于这片绝美的冰岛之中。仿佛是想用这样一种纯净的建筑去抗争人类与生态的宣言。还有人们在里面和周围庆祝呢,所以这些聚会和活动也使得金字塔变得越来越重要。

因此,这座建筑将不仅代表一个简单的供应舒适生活条件的住所,它更是诠释一种灵魂,一种民族的存在。透明的建筑表皮使得它们的传递更加清晰。它的存在也为荒野增添了一个生命的故事,模糊了人与自然的界限。自然地渗透进金字塔内,自然地成为室内装饰。还可以感知到光线从外到内的奇妙变化。等待那一束极光的到来,等待金字塔与极光化学反应,与它驰骋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