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洲市政厅 – 城市投影

项目以“城市投影”命名

灵感源自城市肌理和公众生活的记忆

以投影的形式,在场地上延续城市的文脉

A1.新的印迹:现有建筑物的印迹是城市肌理记忆的一部分,在规模上与城市大环境相适应,创造了一种和谐的氛围。新的印迹不仅是对现状的复制,也可以被解读为一种重述,它赋予城市文脉以新的社会互动。这些互动包括开放的户外剧场、雕塑艺术园、篮球场、滑板公园等。这些互动场景将交还给公众,也将被公众重新定义。

A2.清州旧市政厅:作为会议区的枢纽,它将成为公务员和市民之间新的交汇点。它保留了四面的外立面,内部被打开成一个四层高的开放式大会议厅(460平米)。在它的顶部,有一个服务于公务员和市民的咖啡休闲平台。

B3.多样性: 正如理查德·塞内特所言,”城市是陌生人相遇的地方”。城市生活应该包容朋友和陌生人。“到18世纪,当人们把世界说成是一个剧场的时候,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姿态想象出一个新的观众——神圣的苦恼让位给了一种作为观众、愿意享受日常生活中表演的感觉,哪怕有点玩世不恭。” 城市是舞台,市民是演员。正面的城市空间里充满了自发的城市活动,它们作为一种整体形式交织在一起。多样性展示了城市的表情。它不仅是一个整体的活动场地,还需要个体的表演。28459平方米的平台将被全部激活,最终将成为城市活力的源泉。

C4.公民身份: 公民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的成员,享有成员的权利,承担成员的义务。公民身份也是公民参与程度的体现。这个平台不仅是行为的场所,也是参与的场所。这里可以容纳活动的举办,由政府组织、共同运作。同时,公民的声音可以被听到,但也在政府的监督下。飞地的多样性场所更多的由当地公民的需求来决定。它是具有适应性的场所,而不是固定的空洞。会议室的内部也将根据不同的阶级或党派组织,旨在从不同的方向来处理问题。我们所保留的旧市政厅也可以被视为权力和公民之间的交叉点。

D5.100%的公共平台: 这是一个由市民安排的28459平方米的公共平台。如今,公共生活已经成为一种形式上的义务。大多数公民在与国家打交道的时候,都是以一种默许的精神来对待,但这种公共关系的范围比政治事务要广泛得多。

D6.联系: 在城市语境的微观范围内,它与文脉是多重关联的,其可达性是周边不同方向道路的反映。屋顶平台也是给大众的平台,24小时开放活动,吸收多方人流。同时,它还通过一条对角线连廊连接场地的南北两侧,穿过市政厅、也即公共会议空间。

E7.城市的集聚: 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经济状况的人一起生活,这是当今社会面临最迫切的挑战。而这个新平台将是一个集聚。

E8.场地的集聚: 作为一个整体,清州需要呈现顺畅的工作合作和高效的沟通。第一个整合是将9220平方米的工作场所浓缩成一个塔楼。其构成体现了高效的工作流程,通过6部快速电梯和一体化楼梯连接,实现了不同政府部门之间高效的工作模式。塔楼还容纳了4700平方米的附属空间和公用空间,它包括休息空间、健身房、电脑室、文件库等,激活一楼的公共空间以及未来的城市文脉。

F9.知识型社会: 作为一个知识型社会,其理念是公共资源需要共享。对于社会上受过教育的人来说,参与到公共领域——城市的政治事务中,是一种公民责任。新市政厅邻近有很多教育设施,如清洲大学、清州上堂市立图书馆、忠北职业教育学院等。随着不同的教育活动和社会公共讲座,这里将成为学生们的知识平台。同时,在政府机构做决策时,这个先进的知识平台成为由高校、政府、地方代表专家组织的 “城市智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