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乐园 – 武汉图书馆

精神空间开始塑造人的社会行为。——马克皮姆罗特 人间乐园:荷兰艺术家希罗尼米斯 .波希在他四十岁时所创造的3联画中的一副,描述了广阔的人间乐园的奇幻景观,将乌托邦式的生活活动沉浸在野生的大自然中。 书乐园:是基于各种知识获取与接受而形成关于“书”的乐园,是以图书馆作为类型学研究出发所构成的一种新型的城市空间,书乐园看作是传统知识场域自然空间的延续,将城市智库与自然景观相结合,书本不仅是我们的精神食粮,我们也将知识的交流形式放大到整个城市空间,通过知识传播的不同形式,交流行为组合成多元的城市知识获取的平台,促使更丰富的知识被更多人接收,书乐园最终成为传播知识的城市智库。  在虚拟空间的超大信息量中,已经消解我们参与图书馆空间活动的动力,我们需要重新发掘构成书乐园三种特殊的城市空间价值:  1. 打破互联网的束缚,回归社交性公共空间。 2. 多元化知识学习空间组合。 3. 孕育在大自然里的书乐园。

学乐园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所提到的作为人寻求精神的三种状态的变化,从一只沙漠中负重的骆驼,到雄狮,在到孩童,描述了三种精神状态的递进。“孩子是纯洁,是遗忘,是一种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车轮,可以获得其自己的世界,从不畏惧接触新的未来。” 日本作家河合隼雄“在孩子的世界里总是充满好奇,所以才向大人寻求答案,有时候则是进行一番思索,孩子们就这样积蓄知识,渐渐构筑起自己的人生观。” “学乐园”(Funtopia) 是启发儿童天性的空间组合模式,5-11岁的儿童根据自己的兴趣去探索和组合属于自己的学习方式,通过抽象性以及多变性的空间串联,在学习过程中刺激儿童的好奇心,并将这种好奇挖掘并融入到教学体系中,让儿童在自由的不轻易之间沉静在学习的乐趣中。学乐园空间本身就是一本展开的百科全书。尊重每个孩子的个体化世界。 A.“学乐园”注重学习的多样 (Funtopia for Diversity) 乐园的主题是学习,除了沉浸在教室内的传统学习方式外,儿童的需要更多元的学习方式,更多与社会活动接触跟自然接触,然而空间本身为各种学习方式提供平台,并通过形体的多样显露出来。例如在摄影工作室暗房制作相片,陶艺工作室中烧制陶器手工,在阅览室里读书,在植物园里学习蝴蝶标本制作,在舞蹈教室排练舞蹈等等,活动的空间形态比例,明暗关系,提供了各种可能性。通过社会上各种人才的引入参与空间,可以带给学生在各方面能力的提升。 B.“学乐园”关注自然的接触 (Funtopia for Nature) 对于自然的感知是乐园的另一大特点,通过大大小小的主题院落的植入,将各种不同的学习空间渗透到植物园中,并在各种空间的独立性上提供舒适度。院落的主题跟佛山当地易生长植物有关,并保留原有场地榕树,创造出狭长的榕树公园,在A1区的特色教学空间中,薰衣草,郁金香,银杏树,等主题植物园的介入,在科普与学习植物的同时,也提供更舒适的学习环境。B1区的屋顶种植园,可以培养小朋友的对于农作物的栽种兴趣,并连接了带有蝴蝶养殖的植物园穹顶区域,学习对于大自然生态链的认知。 C.“学乐园”中 需要抽象的留白 (Funtopia for abstraction) 简约与抽象的可供性,是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吉布森开发了一种心理生态学方式,核心原则是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不仅包括了运动的方式,也包括了行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叫做行为的可供性。在荷兰的结构主义建筑师Aldo Van Eyck使用抽象几何形体的美学价值,使的游戏元素更加的开放与可调整,这种抽象的留白,留给儿童发挥自己的更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更大天性的释放而不只是束缚于教条的规则。所以多变的几何原型空间,参与其中,带给孩子更多想象空间。 D.“学乐园”中 注重公共的叠加 (Funtopia for Superimpoisiton) 学乐园将所有的一层空间打通和串联,南侧A区设置特殊教学兴趣空间,例如美术教室,音乐教室,舞蹈教室等,作为基底(A1区),并穿插各种花园,广场,公园,通过中心广场,联通整个北侧图书馆和运动场区域,将跑道层抬高,将各种游戏运动空间设置在其下方,提供遮阳挡雨的活动设施,例如半室外游泳馆,篮球场等。2层平台作为架空层,再一次提供了各种活动操场和遮阳挡雨的半室外空间,叠加出双层的公共南北畅通的活动平台。形成室内,半室外,和室外空间,多元组合。而从2层以上设置传统教室空间。 E.“学乐园”中 强调社会的链接. ( Funtopia for Connection) 南北在1层和2层的串联,以及三层的教学楼3.5米宽的室外活动平台的串联是整体学乐园的物理连接。但我们更希望,学生的学习方式能跟社会活动多元连接,各种不同的兴趣小组的课设,会带来更为丰富的学习体验,和掌握更多的社会适应能力。学习领域被扩散到了更为广阔的天空。 F.“学乐园”中 回归乐趣的自由. (Funtopia for free and fun) 最终的学乐园,是想提供一种以玩中寻乐的方式带动探索式学习,一颗自由的个体心灵需要被引导和扑捉,在儿童的成长阶段中,探索自我的生活方式最为重要,形成一种更为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更多知识面的选择力,是在乐趣中寻中自由,去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五彩斑斓的梦。

宏旺总部大厦设计 – 解域式景观的都市革新

宏旺总部大厦设计 – 解域式景观的都市革新 这是一个关于城市生活方式的重新塑造,是寻找现代城市公共性空间新的突破口,广州佛山宏旺总部大厦的设计,使我们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对于未来城市发展的课题,记录了城市发展与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从对抗走向平衡的里程碑。解域式景观空间刺激了新型的城市空间再生,带领我们回归到更为生态的自然环境中。 一个城市自然生长的景观,将会成为城中最为解域化公共空间。然而乡村自然一直与资本的城市化形成抗争,自然是具有类似人一样的生命属性,从原始属性上植物跟人类活动密切相关,然而越原始的活动,关联性越强烈。城市文明化发展,迅速扩张经历了漫长的去乡村化的过程,大量的城市建设,使得所谓的文明社会越长越大,但我们离最原始的初心越来越远,一种原始的本质的在自然中生长的状态。所以现代化的资本主义,带来了一种回归本源的公共行为空间,定义为公园,公园的产生象征着人类开始向乡村化城市运动转变,具有城市属性的乡村化运动有别于原始的自然,更多是装点,滋润城市生活,并且凸显资本的一种享乐主义生活方式。然而解域式景观空间吸取了公园的原始性,在整体城市空间下蔓延开,形成一种城市空间与自然空间的物理上的平衡与相互补充,使得人工化更自然,也使得自然化更富有逻辑性。 很久以前读到拜伦的一首诗: 我不是活在自我之中 而是 我周围的一部分,并且至于我 高山是一种感觉,不是那些喧嚣 人类城市折磨人的声音。我能看见自然界没有什么可憎恶的,除了活着一个不情愿的环节, 将自己归入各种生物之中,当灵魂可以逃离时, 天空,山峰,起伏的平原 海洋或是星辰的交融并非徒劳 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1788-1824) 宏旺总部大厦总建筑面积41742平米,坐落在佛山市文涵湖小镇科技开发地块,未来更多的城市空间将与北侧的城市开放景观相互连接,然而整体建筑形体地上1-4层空间,将近1.5万多平米的建筑面积,被中心宏旺总部大堂切分成南北两个体量,然而通过体量的进一步分割,更为人性化的小尺度空间产生,赋予北部商业的空间,以及南部租赁办公的空间,两段空间都围绕中间一个开放庭院,整体形成人造山谷的气势,参与者行走在山谷中,好似在山谷中穿梭,伴随着异步异景的口袋公园景观的设置在不同标高中,走累了都可以坐下来休息,眺望远方并享受身边的美景,山谷空间被大自然所包裹,跟随自然融为一体。 水平生长的城市自然,顺应塔楼的的南侧空间延展向上,然而宏旺总部大厦的南侧立面被小尺度的庭院空间整合,并顺势而上,形成宏大的垂直花园的南向景观庭院群,每一层的微型景观为不同楼层的办公环境提供了舒适超氧化的工作空间,以及户外休憩空间。各层的天然植物层,并对办公空间高效的使用提供有效性的遮阴并且提高了室内的体感舒适度。并通过不同楼层楼梯的串联,沟通了不同标高的户外景观区域。垂直庭院的设计形成小气候的微环境景观带,植物与微生物共生构成一整套自然生态链。低碳式的生活方式架构出新型的未来办公场域,打破了传统钢筋水泥所包裹的拘谨压抑的办公环境,让人的身心更融洽拥抱自然,最终达到在自然中办公的另类空间模式。并且整套立面好似一幅城市自然山水画,提高了整体的城市界面的舒适度。 宏旺总部大厦的未来建设,提出了一个崭新以人为本的城市发展方向,当代城市是由自然与砖石水泥缝合而成,他们完美的编制在一起,所以城市表面就由柔软和硬朗两面构成。城市化的发展使我们越来越关注钢筋混凝土的建筑,而忽视了带给我们原始生命森林与植物。植物与水泥砖石在今日的城市中展开了博弈。越来越多的城市建设,消灭了带有原始泥土气息的场所,使得我们过于疲劳,过于暴躁,在追逐资本的道路上离初心越来越远。然而植物的柔软,灵活,随意,净化更是庇护城市,缓解城市暴躁情绪的一剂良药。回归原始,回归自然成为当今都市生活的当代乌托邦。我们从“心”做起,再一次的拥抱山谷,回归自然。

清洲市政厅 – 城市投影

清洲市政厅 – 城市投影 项目以“城市投影”命名 灵感源自城市肌理和公众生活的记忆 以投影的形式,在场地上延续城市的文脉 A1.新的印迹:现有建筑物的印迹是城市肌理记忆的一部分,在规模上与城市大环境相适应,创造了一种和谐的氛围。新的印迹不仅是对现状的复制,也可以被解读为一种重述,它赋予城市文脉以新的社会互动。这些互动包括开放的户外剧场、雕塑艺术园、篮球场、滑板公园等。这些互动场景将交还给公众,也将被公众重新定义。 A2.清州旧市政厅:作为会议区的枢纽,它将成为公务员和市民之间新的交汇点。它保留了四面的外立面,内部被打开成一个四层高的开放式大会议厅(460平米)。在它的顶部,有一个服务于公务员和市民的咖啡休闲平台。 B3.多样性: 正如理查德·塞内特所言,”城市是陌生人相遇的地方”。城市生活应该包容朋友和陌生人。“到18世纪,当人们把世界说成是一个剧场的时候,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姿态想象出一个新的观众——神圣的苦恼让位给了一种作为观众、愿意享受日常生活中表演的感觉,哪怕有点玩世不恭。” 城市是舞台,市民是演员。正面的城市空间里充满了自发的城市活动,它们作为一种整体形式交织在一起。多样性展示了城市的表情。它不仅是一个整体的活动场地,还需要个体的表演。28459平方米的平台将被全部激活,最终将成为城市活力的源泉。 C4.公民身份: 公民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的成员,享有成员的权利,承担成员的义务。公民身份也是公民参与程度的体现。这个平台不仅是行为的场所,也是参与的场所。这里可以容纳活动的举办,由政府组织、共同运作。同时,公民的声音可以被听到,但也在政府的监督下。飞地的多样性场所更多的由当地公民的需求来决定。它是具有适应性的场所,而不是固定的空洞。会议室的内部也将根据不同的阶级或党派组织,旨在从不同的方向来处理问题。我们所保留的旧市政厅也可以被视为权力和公民之间的交叉点。 D5.100%的公共平台: 这是一个由市民安排的28459平方米的公共平台。如今,公共生活已经成为一种形式上的义务。大多数公民在与国家打交道的时候,都是以一种默许的精神来对待,但这种公共关系的范围比政治事务要广泛得多。 D6.联系: 在城市语境的微观范围内,它与文脉是多重关联的,其可达性是周边不同方向道路的反映。屋顶平台也是给大众的平台,24小时开放活动,吸收多方人流。同时,它还通过一条对角线连廊连接场地的南北两侧,穿过市政厅、也即公共会议空间。 E7.城市的集聚: 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经济状况的人一起生活,这是当今社会面临最迫切的挑战。而这个新平台将是一个集聚。 E8.场地的集聚: 作为一个整体,清州需要呈现顺畅的工作合作和高效的沟通。第一个整合是将9220平方米的工作场所浓缩成一个塔楼。其构成体现了高效的工作流程,通过6部快速电梯和一体化楼梯连接,实现了不同政府部门之间高效的工作模式。塔楼还容纳了4700平方米的附属空间和公用空间,它包括休息空间、健身房、电脑室、文件库等,激活一楼的公共空间以及未来的城市文脉。 F9.知识型社会: 作为一个知识型社会,其理念是公共资源需要共享。对于社会上受过教育的人来说,参与到公共领域——城市的政治事务中,是一种公民责任。新市政厅邻近有很多教育设施,如清洲大学、清州上堂市立图书馆、忠北职业教育学院等。随着不同的教育活动和社会公共讲座,这里将成为学生们的知识平台。同时,在政府机构做决策时,这个先进的知识平台成为由高校、政府、地方代表专家组织的 “城市智库”。

韩国松岛新城图书馆

背景 松岛新城的目标是成为国际贸易中心,并成为黄海经济体中的一片大型的经济区。松岛国际商务区(IBD)也被称为“智慧城市”。2012年,入住近20,000名居民,总投资约120亿欧元。到2018年,人口增长到50,000名。 图书馆建筑在全世界乃至几代人的社会中都扮演着社交中心和地标的角色。作为一座建筑物,图书馆的寓意显赫,将知识与力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近年来,图书馆建筑的作用和意义发生了变化。由于拥有宽敞且位于市中心的空间,一些图书馆可以用作社交中心,公共空间或聚会议事的场所。 正负方体 韩国的太极旗-太极八卦符寓意的阴阳合一代表了宇宙的平衡与和谐。将阴和阳的概念嵌入到空间构成的藏书方体中,两个不同的正负空间在更大的范围内相接,尺寸为50.5 x 50.5 x 21.6米的矩形方体。负空间是内部社交互动的开放平台,而建筑物的实际存在将有意表达该项目的潜在含义。 Read More   智能方体 松岛国际商务区(IBD)逐渐成为高科技中心。一个新兴的智能城市,将技术融入建筑环境的结构。每个街区都安装传感器,用于对温度,能源和交通状况等环境现象的监管。甚至在城市安全上进行了科学革命,实现掌控整座城市安全的可能。松岛IBD运行着太空水循环利用系统和先进的汽车充电站,借助所有这些智能技术,松岛IBD正在成为下一代智能城市的典范。 新的松岛图书馆将体现这座城市的发展目标,把智能技术引入旧的、传统的建筑中。图书馆将缩小本地连接世界和国际信息快速变化及竞争需求之间的差距。通过图书馆应用程序帮助重新定义索引技术,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访问,并且实现图书馆数据库与容纳书库的物理结构连接起来的树状信息技术。 活动方体 鉴于场地的位置,松岛图书馆有可能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的场所。松岛地区的人口有很多国际居民,他们正在学习如何融入韩国文化。图书馆是学习韩国文化的理想之地,也可以通过图书馆中的社交空间来交流。该建筑将成为城市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举办国际活动和吸引IT,生物技术和各种技术企业的会议。 知识方体 图书馆不仅仅是人们借用旧书的建筑物,逐渐表现出文化交流的力量。由于毗邻仁川大学,它将吸引更多的学生参与,例如TED和工作研讨会,还将为未来的初创企业和企业家群体提供一个真正的平台。     步骤1:空间 根据场地任务书,我们在50米的限高内设置了一个50.5 x 50.5 x 18米的初始方体。土地覆盖的最大面积比为30%,以2829.22m²作为上限。 步骤2:活动广场和人流 通过盒子的对角线建立连接,生成三个重要的空间,满足来自周围不同人的需求,例如Yesong幼儿园的孩子,Sharp公寓的当地居民和仁川松岛大学校园的学生。 步骤3:项目组成 基于第2步,继续将盒子分为三个重要的功能,分别是阅览室、文化和教育以及工作和管理,总面积为6300m²。 步骤4:空间分布 根据精确的GFA,我们将两个主要功能的三角形空间定为一种退台的公共空间平台,同时抬高了办公空间的体量。三个重要的活动广场与公共空间的中心区域连为一体。朝向西南的广场设置为下沉式花园,与地下礼堂直接相连,可容纳226名观众,并设有独立入口。 步骤5:公共空间 室内空间与室外广场交织在一起,公共领域用于文化活动,并为周围的人们创建了交流的空间,促进社会凝聚力。为了减少噪音,在建筑主体与道路之间创建了一个银杏树公园,同时引导仁川大学的学生和高科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前来,如东部的IBM商业园。这三个广场与室内公共空间融为一体,可容纳各种社交活动,例如TED或国际高科技会议。 步骤6:观景台 通过中央活动空间,公众可以站在屋顶的观景台上,该平台面对着杰克·尼克劳斯高尔夫俱乐部。它也可以在不同的节日和活动期间独立租用和安排。     风玫瑰图 从六月到八月,显示仁川地区的风速和方向都不同。风向主要在东南方向。 峰值辐射 在峰值日(7月21日)进行辐射模拟是为了估算凉爽季节的HVAC(空气调节系统,包括温度、湿度、空气清净度以及空气循环的控制系统)。考虑到这种能源系统,外墙的玻璃部分已设计了用于遮阳的特殊系统,并且沿屋顶的集成太阳能镶板也将充分利用太阳能。 湿度 湿度是很重要的。真菌和霉菌在高度潮湿的环境中成长,将迅速破坏书籍。但是干燥的空气会使书页变脆并破裂,因此低湿度也可能很不利。建筑的立面设计使需要保持一定湿度的存放书籍不被破坏。计算出建筑外部或隔热层的温度,可以安全地将温度保持在23°C以下,从而使相对湿度控制在40%至60%之间。 垂直风廓线 根据地面的高度,针对仁川风速进行垂直风向分析。 风速算法(Energy Plus.com)使用简单的幂定律*(按照标准测定一定感觉大小的法则)。为了制定自然的通风,屋顶上的一系列开口与立面的可操作百叶窗相结合,利用压力差形成气流,从而通过通风来支持大型公共中庭的机械通风。 室内辐射 存放书籍时,建议将温度保持在23°C以下。在对室内进行重新测试时,发现阅读区域的书架吸收了更多的阳光,将书本放在阳光直射的地方,紫外线会导致纸张发黄,墨水褪色,因此我们在屋顶上结合屋顶网架结构增加了一排遮阳系统。 视野 活动平台设置在第四层,面对是杰克-尼克劳斯高尔夫俱乐部,视野极佳。它也可以在不同的节日和活动期间独立租用和安排。     项目信息项目名称: […]

二分桥

建筑体唯一的艺术性,并不是设计师,类似于画家的随机创作,而是反应在未来的城市空间中,参与城市活动的人群所形成带有集体记忆的自发性公共活动。 ——阿尔多·罗西 二分桥 1/2桥的本质希望即能满足市民自我参与城市公共空间活动,并不需要太多的预期规划,又于此同时去满足某种上层规划的需求。 因此我们将自发式的文星市民广场结合文星革命博物馆特殊设定的功能性,将桥体一分为二,既延续了永兴县的红色革命气质,继承悠久的革命历史文脉,但又提供了市民生活所需的活动空间,体现市井民俗的气息,以及回归本土化的民俗活动,两者在这个新型的城市公共空间综合体系下产生融合。 Read More 1. 尺度 总桥体的尺度位 30 米宽 ,180 米长, 成为古镇记忆,民俗文化,以及红色革命三个轴线的整合,整体桥体形成一个巨大未来永兴县市民活动的平台,可以组织和发生的活动包括,城市市集,城市夜市,城市菜市场,以及红色革命文化的展览活动,节假日的庆典活动等等,不定性的形成未来自发性的活动平台,自发由当地市民组织和使用。 2. 功能 30×180 米长方形板被从对角线切开划分成,文星历史博物馆和文星市民活动广场两个部分。博物馆的部分由一个巨大的屋顶遮盖,而城市广场是露天的,两者之间相通,并且联系。并不阻碍人流。 1. 文星革命博物馆:由两片巨大的展板组成,一边是木质浮雕,纪念人民英雄的革命场景,另一边是木质展板,可承载不同的临时展品。 2. 文星市民活动广场:市民广场未来承载不同的市民活动,包括永兴集市,夜市,以及永兴民俗展览,等等。桥体成为一个承载未来市民活动自发性的平台。 3. 纪念碑 南北两端形成两种不同体量的纪念碑 1. 南端的望江楼:作为功能需要,设置临江楼在端头,并可以通过内部旋转楼梯通达屋顶,看向江面,在望江楼内部俯瞰整个城市。 2. 北端的纪念碑:在北部端头形成标志性雕塑感,并配有红色五角星代表红色革命。 4. 活动 整个 30 米宽的桥体在平面上是想通的,由于永兴革命博物馆的上面屋顶的遮盖限制,产生了不同的空间感官尺度,于此同时我们将不同的尺度给予划分不同的类型的公共活动。 一部分偏向于博物馆的功能:大型的革命故事讨论演讲,可以发生了 “L” 的尺度区域;历史革命事件的展览,可以发生在 “M” 的尺度,参观纪念碑,可以在 “s” 尺度区域。 一部分偏向于市民公共活动的功能:例如大型的集市,大型的广场表演,以及文化演出,可以发生在 “L” 的区域,”m” 区域可以承载当地的菜市场,以及晚上的市民夜市,”s ” 区域更多用来停留以及休憩。   1/2 桥即是一种空间上的融合,也是表达两种思想意向代表政府与人民需求的融合。提高了人民参与城市活动的积极性。   完整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1/2Bridge(二分桥) 项目类型:竞赛 […]

书塔

JOA开间建筑斩获波兰“华沙图书馆竞赛”一等奖 从经济和建筑环境来看,华沙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技术革命时代。这个图书馆模型库正是这个城市快速发展的范例。本次的挑战是设计/完全重写公共图书馆的普遍定义,并通过更新空间观念使教育和学习民主化,使任何年龄段的人都能进行自我/集体学习。 在社会寻求信息的时代,图书馆的职能是成为城市知识的中心,并提供书面资源,使学习更加便民。当海量片段化信息时代的到来,我们在受到信息侵蚀的同时,又如何重新审视传统图书馆的功能? Read More 图书馆的创建是从记录信息、知识和历史的需要开始的,它作为古代的“数据中心”,由藏书、手稿等组成,它为自学开辟了新的平台,根据需要容纳了其他公共设施,并开始在社会内部扮演具有社会责任的角色。   书塔 在希腊和罗马世界,图书馆大多是附属于圣殿遗址或是行政皇家档案馆的一部分。而在罗马时期,图书馆功能又仅限于提供书籍和举办讲座。直到18世纪,布勒才发现了图书馆的意义,图书馆成为了专注于公众的“科学”纪念碑。华沙是波兰的首都,也是波兰最大的城市,汇聚着波兰重要的研发中心、业务流程外包中心、信息技术外包中心以及波兰媒体产业中心。同时,华沙是拥有欧洲塔楼最多的城市,市中心是商业以及文化的聚集地,拥有华沙最高的建筑——文化科学宫。新建的书塔(the book tower) 将作为新的图书馆系统并与华沙大学图书馆联合运营,它承担着大学的教育责任,并且提供更多的智力、劳动力以及容纳更多的核心技术创新产业。 巴别塔 挪亚的子孙住在巴比伦的美索不达米地区,定居在一个叫希纳尔的地方。人口在增长,而他们都说一种语言。于是,人民决定建立一座高大的建筑以象征他们的国家的强大。巴比伦人想要一座能“到达天堂”的塔,他们就可以像上帝一样,而不再需要上帝的庇佑,他们开始建造一座巨大的自贡塔。上帝不喜欢人们心中的骄傲和傲慢,于是让人们开始使用不同的语言,他们无法交流,更无法一起建造这座塔,这使人们分散在这片土地上。这座塔被命名为巴别塔,如果巴别塔的建成明确了沟通的方式,那么沟通与合作会成为塔中的精髓。   1.传统图书馆:书籍是一种自我学习的媒介,以书面媒介的形式记录着历史、小说、艺术和科学。书籍是构成传统图书馆的主要元素,是单方向索取的学习方式。图书馆的创建是从记录信息、知识和历史的需要开始的。它是古代的“数据中心”,由书籍、手稿等组成。 2.网络时代:互联网打破了学习方法。当我们可以选择更快捷的方式获取信息时,公众的获取信息的途径就被转移了。与此同时,信息也变得多样化。我们生活充斥着网络信息,它能囊括更广的公共服务功能,并开始承担更重要的社会责任。 3.社会图书馆:接纳活动的来源应该更加的多元,更加交错。这些获取不同知识的空间功能得到了更大更广范围的提升。图书馆已经成为了一座人人向往的公共建筑,公共利益关系重新聚焦的空间。每一个索取和希望传播知识的人都可以在空间中发生碰撞,开放于公共。图书馆有了它未来的新角色——一座城市的智囊团。   项目名称:华沙图书馆设计 项目类型:竞赛 项目地点:波兰华沙 设计单位:JOA开间建筑 设计团队:王开,邢华,胡正帅,张芝媛,陆嘉庸,李冰月 结构顾问:华东院创意结构工作室,杨笑天 设计时间:2019年 地上总建筑面积:16778m² 地下总建筑面积:4550m² 总建筑高度:80m 总楼层数:15层 用地面积:19283m² 建筑覆盖率:0.22(Max 0.25) 占地面积:4224m² 室外停车:32辆

图书天堂

韩国光州图书馆国际设计竞赛 韩国光州市图书馆项目将成为光州市进入新时代规划的里程碑。在呈现未来导向的同时,然后又承载了更为多元的角色。在文化价值背后,兼具标志性与可实践性。 回顾图书馆的发展历程,全球化和数字化正在逐步消除图书馆的身份认同感。同时,它也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机会,我们能够探索图书馆的本质,并赋予未来的图书馆一个新身份——一个与当地的文化身份融合,与特定城市环境结合的知识殿堂。 Read More 韩国古代的书院是人们学习和获取知识的重要场所,屋顶是最能体现韩国儒家文化的标志,“书的天堂”内涵意在暗示一本从天而降所打开的书籍。 图书馆的新身份 1.文化象征:“书的天堂”继承了韩国传统图书馆的符号,是表现韩国儒学本土文化的新方法,韩国古典书院是人们学习和获取知识的重要场所。屋顶作为最能体现传统儒家文化的重要标志。 2.社交场所:新图书馆不仅将成为市民阅读和研究的场所,也将承载重要的社会集会,以及举办多功能性的活动,并成为南部公共空间的延续。从邻近的能源公园、市民公园,一直到金大中国际会展中心,它将延续着未来新的生活方式。 3.神圣之地:新图书馆的内部空间自下而上逐渐变窄。它创建了活动场所的层次结构——从繁忙到安静。在顶部,将是最安静的阅读空间,为25米的通高空间。它创造了一个神圣的新阅读场所。 4.延展性公共空间:图书馆将成为一个新的公共领域,连接由当地植被多样性定义的新的室外空间。从能源公园到金大中国际会展中心,绿色空间定义了连接南方的特殊户外活动空间。 5.能源可持续性:新图书馆是一座具有可持续发展性质的建筑,它能适应环境和天气的变化。在南立面,将覆盖总面积为3547㎡的半透明太阳能电池板。它能把太阳能转换成电能,这将满足整个图书馆的能源消耗。由于屋顶存在坡度,这能用作雨水收集系统,以便将雨水转化为灰水,用于图书馆的内部空间使用和室外植物的灌溉。 6.未来的新地标:“书的天堂”是一本从天而降打开的书籍。新图书馆将成为光州的里程碑:它创造了文化身份和未来感;它不仅将激活周边的公共项目,也将给整个光州地区带来积极的氛围;它将成为一个简单而有力的符号,被人们识别和记住。   项目名称:韩国光州图书馆设计 项目类型:竞赛 项目地点:韩国光州 设计单位:JOA开间建筑 设计团队:王开,陈洸锐,徐佳允,姚嘉荣,朱行远 结构顾问:华东院创意结构工作室,杨笑天 设计时间:2019年 用地面积:10200㎡ 建筑占地面积:3892㎡ 总建筑面积:11512㎡ 地下用地面积:3438㎡ 建筑覆盖率:0.38 绿地覆盖率:0.39 总建筑高度:36m 总停车数量:67辆

后“人类纪”

JOA开间建筑非常荣幸能参加2019深圳双年展,通过这次展览表达出事务所一贯追求的研究角度作为设计出发点的思考维度,希望能更深层次讨论建筑形式背后的故事,通过展览秩序呈现给大众。在我们认知的未来世界架构中,更多是基于建筑学的角度,而不是传统电影科幻视角。以意大利新理性主义建筑师阿尔多.罗西所提出的“城市建筑学”和“建筑类型学”作为理论基础,设想未来的前提其实是探讨当下社会痛点,是基于目前环境恶化的现实问题,是对于未来提出的批判性反思,因此,我们称之为“后人类纪”。在设计过程中,我们研究了5个城市不同现状的复杂形态,并将这种复杂性转译到建筑组合中,通过电影叙述的张力赋予表达。从研究到设计再到展览,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整体性的作品呈现。 Read More 城市的经久性和类型学 20世纪60年代发源于意大利的传统新理性主义城市与建筑的研究,包括了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罗伯.克里尔(Rob Krier),马里奥·博塔(Mario Botta)等一批建筑师,他们关心政治,关心经济,关心文化本体和民族现实,将建筑学推向更富有责任感的城市经久理论。城市的集体住宅以及纪念性建筑成为研究的主体。 罗西在《城市建筑学》(《The Architecture of the City》)一书中,提出了城市凝聚了事件和情感这一概念,每一次新事件都包括了历史的记忆和未来的潜在印记。城市场所不仅容纳事件,本身也构成了事件本体。这些构成的场所,跟人类的活动行为息息相关,然而类型学则更好的回答了形式背后的所存在的隐性意义。英国著名散文学家以及批判学家德.昆西(Thomas De Quincey)的理论认知下给建筑类型和原型下了一个很精妙的定义:类型不是指被精确复制和模仿的形象,也不是一种作为原型规则的元素。从实际来看,原型是被依样复制的物体;而类型则恰恰相反,人们可以根据条件构想出完全不同的作品。所以类型带有了更多的模糊性,夹杂了更多的情感与精神。事实上,原型所代表的是永恒,然而城市建筑物作为一种结构,来揭示这种永恒结构则是赋予情感与理智的类型。对于情感与精神的解读,在不同城市背景有不同的定义标准,不同的提取方式和内容,致使建筑在城市复杂综合体中的类型学范畴中脱离了形式的表层现象而变得更加模糊,而这种模糊性正是建筑在更加综合的纬度上对于城市的反馈。 现世乌托邦 1933到1945年的战争促使欧洲的城市复兴成为焦点话题。然而二战后的50年,尤其是50年代到70年代欧洲城市的进程中,建筑师反思由柯布西耶所提出的“光明城市”,认为其过于工业化,过于具有非人性化的本质。基于现实的城市在战后所遗留下的大量待解决的空白问题,使得建筑师有更好的机会去设想未来城市的可能性,而正是这样的激进思维与城市现实问题的碰撞,使得城市多元化的乌托邦建构理论有了滋生的土壤。艾莉森·史密森 (Alison Smithson), 在会议中曾提出了对于“十次小组”(Team X):是一种关于现世的乌托邦的遐想,他们目的不是理论本身而是结合实践追求,由此,现世的乌托邦社会才能得以实现。建筑师都在找寻一种日常生活的体系重塑方法,在一种生活,一个家庭,一贯传统的延续以及一种秩序回归中,更是一种体系逐渐健全、完善与稳固的过程。乌托邦其实面对了一场最为根源式的革命。将儿童、家庭、场所,居住等更加根源化的社会问题转向为全新的视角。结合当下的思考才能更好地架构未来要如何,因此,我们会在当下的社会话题中寻求突破。   人类纪 建筑没有什么不同“种类”,只有不同的情境需求不同的解决方式,藉以满足人生在实际上和精神上的需求 。 -——诺伯格·舒尔茨 (Chirstian Norberg-schulz) 伯纳德.鲁道夫斯基(Bernard Rudofsky)在著作《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介绍了一种原始艺术的呈现内容和形式,其并非基于某种专业技能的素养,而是基于当地人对于文化本源,本土技术或者行为习惯认知的潜能。它以崭新的视角呈现了反映大众日常实际生活朴素建筑的原始之美,是一种本源性的自发行为所驱使的美学。而原始美学的捕捉也反应了罗西所提出的社会文化印记的内涵,这种印记是一种驱动城市运转的复杂综合效应。在偶然参观一次展览的研究发现,通过类型学如何承接未来的话题有了新的突破。 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琛(Paul Crutzen)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第一次正式提出“人类纪”(Anthropocene)的概念,用以指代地球最近的地质年代。人类纪被认为开始于18世纪末、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地质及生态系统造成全球性影响,包括但不限于人为的气候变化。基于这个话题的延伸,我们于2016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参观了关于加拿大摄影师爱德华·伯汀斯基 (Edward Burtynsky) 对于人类纪课题的摄影展以及”人类纪“影片的预览,摄影师通过一大串的无人机高空视角所扑捉到的人造风景,呈现出及其震撼的人造“大地景观”,在摄影师对作品表达的背后,带来的是对于人类在地球上激进活动的反思。着眼于现实的社会以及环境问题也是对于未来的警戒。所有爱德华的取景,都基于一种反应当地文化的生态事实,映射出人类活动的肆虐,但也从美学观上引出了当下议题,例如:俄罗斯银矿(sylvinite mine)开采隧道,在50米深的地下开采的银矿的系统,耗资3000万美元的开采项目,Usolskiy政府产值目标是达到投资的3倍的矿石回报率。矿源的开采造成大量的水土流失,矿坑的地面凹陷,并且周边生物多样性的破坏,更多的化学废水污染了地下水资源,将重金属的代入了食物链中。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上,诸如此类的问题,屡见不鲜。基于“人类纪”的话题,我们将如此醒目的环境问题通过建筑学的研究方法,创造出某种能够预判未来社会的建筑类型,这样的预判并不是为了体现我们能解决现在棘手的环境问题,而是如果我们延续肆虐的行为,地球的反作用力将会迫使我们做出怎样的调整,而这些调整则形成了基于不同问题下产生的新型的建筑类型。通过5个不同国家的环境现状,我们推测预判了5种针对性的建筑类型,形式的背后,反映的是更为准确的应对策略,当地的文化沿袭,和不同的环境生存法则(空间)。   后人类纪 后人类纪的社会体系中,城市将越来越趋于扁平。这种环境驱使的城市扁平化,使得更多的城市缺失了固有的城市特性(identity)。美国曼哈顿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所引起的海平面上升、中国北京由于工业化进程所带来的空气恶化、荷兰阿姆斯特丹由于开放管理带来过度的欲望消费,菲律宾马尼拉由于生活生产垃圾的堆积所产生的环境恶化, 冰岛雷克雅未克由于5G互联网的时代所形成数据存储中心。通过少数有特点的代表案例,来讨论一种新的应对法则,这种法则正是依托类型学里的情感与精神来应对环境给人类作出的反作用力,预测未来城市建筑的可能性。 曼哈顿的方舟: 2012年飓风桑迪登陆纽约南岸,并且侵袭了西海岸的部分城区,造成大约190亿美元的损失,地球的持续变暖将使全球水平面在2100年升高52厘米至98厘米之间,而且全球平均气温将升高5度。面对此天气的恶劣情况,不久的未来在没有作为的纽约居民将受到洪水的侵袭,使得整个城市从下城区到上城区将都浸泡在洪水里,如此的景象曼哈顿的中心绿肺——中央公园也将被淹没,在失去了所有公共空间之后,纽约市民将如何生存,如何面对新的环境挑战,以及我们对于纽约的未来做出的大胆的假想:如果我们创造出一栋悬浮的方舟,方舟以绿化公园为中心展开向外发散式分割,使得原始已存在的种族,在受教育程度以及薪资分布不均匀的状况下,有秩序的布置在方舟中,形成从贫穷的底层人群到顶层的富有人群的阶梯分布,于此同时也决定了不同生活空间的尺寸与排布的方式,夹在居住与中心绿地景观区域的是维持基础社会机能运转的功能,包括提供给富人精神消费的文化宫,水族馆,歌剧院,下层则是维持城市正常运转的基础功能,例如,蔬菜大棚种植园,屠宰厂来维持方舟内部所有人群的日常生活所需,方舟的燃料库,城市垃圾焚烧发电,焚烧后的部分残余疏导到中央公园作为肥料则是提供整体方舟运作的机能,由穷人区域来操作控制。方舟也微妙的成为隐性的城市阶级关系复杂载体。 北京空气净化塔: 北京雾霾的状况成为了世界所关心的问题,北京的地理和资源环境本身就不适合作为超大型城市的选址。水资源缺乏,坐落在内蒙古高原的风口上,年年刮大风、沙尘暴,周围地区的森林覆盖率低造成的扬尘和工业化污染(以煤灰为主),城市化污染(以汽车尾气为主)结合,造成北京受到严重的雾霾侵蚀。雾霾主要由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颗粒物这三项组成,前两者为气态污染物,最后一项颗粒物更加加重了雾霾天气的污染,它们与雾气结合在一起,让天空变得阴沉灰暗。北京空气净化塔的组合方式正是通过对于北京上空雾霾化学元素的分析,通过降解硫元素,融合氮元素,过滤大气颗粒物的化学处理的方式产生更多的氧气,霾气通过底层的三层过滤网清除大气颗粒,并通过中部的脱硫塔将霾中的硫元素去除,将大气中危害物的氮元素通过化学作用变成的肥料用于中间层大量的植物的养殖,形成了一个微小的植物园,供人参观,然而植物通过光和作用所形成的氧气,结合顶部的雨水回收系统将水体通过电解的方式形成额外的氧气,排放到大气中净化供氧,并利用额外的氢气来支持净化塔的悬浮动力,上表皮铺设的太阳能板将光能转化成电能来支持整个净化塔的动力系统。 阿姆斯特丹欲望之城: 红灯区和大麻商店使得阿姆斯特丹成为众多世界的游客放纵欲望消费的聚集地,然而2000年后的阿姆斯特丹,开始了橱窗红灯女的合法化。她们也成为了城市职业的纳税人,但跟传统行业相比较,橱窗女的生活会带来更多的歧视,例如,她们如果想向银行申请贷款,经常会遭到拒绝。所以在城市中成立专门保护妓女权益的机构,以保证她们能接受更为健康的治疗,以及受到更为合法的保护。但目前的荷兰政府依旧想拆除并将红灯区改造成为传统商业街的模式,但二战后形成的红灯区已经成为当地及其重要的文化地标,在寸土寸金的城中心很难失去其地位。相比较红灯区的文化输出,大麻合法化也是阿姆斯特丹的另一道风景线,更多的大麻贩卖店(coffeeshop) 具有营业店面的合法处理,分发营业执照,只要店面不去贩卖重度毒品。但是大麻贩卖店不允许私自大量种植大麻和进口大麻。但很多私人业主会在更多的灰色地带去尝试种植。未来欲望极度需求和消费能力增长的同时,也创造出了某种功能的载体,欲望依托于阿姆斯特丹的本体政策的开放和规章制度的设定。欲望之城将不同的消费功能重新囊括在一起,强化每一种城市欲望的个体性,成为24小时的狂欢之城,有机的分布在场地的区域,在政府管理层面上,在体系里制定规则,以减少灰色地带的不合法化,并减少近10年内逐步升高的失业率。欲望之城组成了一种新的消费规章制度,类似于传统的商场,但不局限于物质消费。除了合法化的红灯区和大麻的种植厂和售卖区,还创造了一个无性别天体浴场,liveshow 观演厅,以及一个无限自助超市。整个欲望之城漂浮在阿姆斯特丹的传统河道上,考虑到未来市中心的过度拥堵状况,不去过多地占用土地资源,并且能够充分利用河道宽度的空间,再结合传统交通游船的组织工具来疏导交通,欲望之城未来将承接更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马尼拉垃圾处理厂: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一天能产生6700顿的城市垃圾,其中大部分运往奎松市垃圾聚集区,与此同时,将会有1500顿的垃圾会非法化的占用公共资源,例如,个人领地、河道,甚至湾区等。政府会对有些垃圾进行集体的人工焚烧处理,然而,这对城市空气又造成了极大的污染。成千上万的垃圾使得当地许多市民每天靠捡垃圾为生,甚至有5岁的儿童。据可估计的数据,有150000的居民住在垃圾处理站附近,靠回收垃圾赚钱谋生。2000年7月,一个星期的大雨,使得这些垃圾山塌陷,埋葬了数百户家庭。未来的马尼拉针对严重的垃圾问题做出了应对,垃圾处理工厂的建筑类型对原本的生活垃圾与建筑垃圾进行了系统化的分类,可回收与不可回收垃圾通过两种回收路径,自动分类到两种空间中,可回收垃圾在传送的工厂里加工处理,做成大量的家用器具,并通过屋顶花园的展示空间向世界输送环保概念。不可回收垃圾通过过滤,洗净后处理,进行完全燃烧,并通过滤网将有害物质过滤掉后,将其余尾气排放到大气中。 雷克雅未克数据中心: 2008年1月至9月,冰岛货币克朗对欧元下跌超过35%,随之而来的是物价上涨了14%,以及利率上调了15%用以处理通货膨胀产生的影响。同时,银行的国有化加快了金融浩劫侵洗冰岛整个国家的步伐,直到2012年才慢慢有所起色。作为具有先天地热资源的的国家,能源成为未来可期的最主要复苏的突破口。然而目前冰岛经济主要依靠的还是海洋渔业占冰岛总出口的60%。但冰岛拥有的独特地理位置是通往欧洲,美洲,甚至亚洲的枢纽点,未来的数据中心会使得冰岛能够极大的发挥它的能源优势,冰岛常年凉爽的天气可以用来冷却数据中心产生大量热能,这些数据中心传输所形成的热能可以用来传导给顶层植物温室所需,通过冰岛地热的发电,供给数据中心传输所需的电力资源。形成一整套能源自循环系统。   […]

运动“孤岛”

“运动群岛”Sport Archipelgo 建筑群的设计依据来源于两个维度的考量,区域性尺度和地方性尺度。也重新来代表了两种城市状态的叠加。 区域性指基于都灵城市的大尺度的考虑,城市化的发展使得Mappano小镇的发展规划也被列为都灵市规划的统一范畴中。之后尤文图斯体育馆的建立和体育文化的发展带动了高速公路和机场的建设,激活了Mappano小镇以及都灵片区,形成了Mappano小镇的有机城市形态和都灵城市的网络式布局形态的叠加结合。 Read More 地方性尺度则是基于Mappano小镇的小尺度考量。建筑群的场地环境受到当地体育设施和青年活动的影响,并依据当地的人群结构和体育馆的服务需求选定了建筑所需的多样化功能,以都灵的工业属性作为出发点展开对于体育运动综合体的研究。新规划的两条道路连接两条高速公路与都灵市区以及周边相联系,并将场地划分为三个区域,区域1服务于Mappano小镇居民,区域2为都灵的各项体育赛事所服务,区域3则以商业购物为主。并在体现各项体育运动设施的分布中,以运动群岛 “Sport Archipelago”组合状态作为出发点,每一个建筑的形态与体育活动的性质,用途,场景和参与度息息相关,包括竞技场,游泳池,射击馆,篮球馆,滑板场,体育俱乐部,马戏团,攀岩场地和购物中心等。其中竞技场位于区域2,作为场地中最为标志性的建筑存在,其余建筑单体周边保留一定的空间,更进一步的强调建筑孤岛“Sport Archipelago” 这一属性,这些建筑看起来彼此独立,却又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关联,建筑周边的场地也为未来开展体育活动创造可能性,使得每一个建筑群岛成为展示体育赛事活动的独特舞台。

穹顶

建筑没有什么不同“种类”,只有不同的情境需要不同的解决方式,籍以满足人生在实际上和精神上的需求。                            —Chirstian Norberg-schulz 建筑学是为人类活动塑造实体场所和精神空间的知识分支。在这个背景下建筑所解决的不仅仅是一个时尚的、功能的、经济的、技术的问题,还应如何考虑内在精神的问题。在特定苦难经历下,人们想要保留美好的愿望比物质追求更重要。一些伟大的古代建筑杰作如寺庙、金字塔和大教堂并不是为了满足内在的需要而建造的,而是作为一个社区信仰的表达而建造的。它们象征和代表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永不满足的对神性的渴望。 Read More 场所精神是源于古罗马的概念,它表达了场所有自己独特的精神和特性。它不仅具有建筑实体的形式,而且还具有精神上的意义。场所精神比场所有着更广泛而深刻的内容和意义。它是一种总体气氛,是人的意识行动在参与的过程中获得的一种场所感,一种有意义的空间感受。 胡图族&图西族 空间的场所精神植根于特定的当地文化和历史背景。卢旺达,一个曾经满目疮痍、伤痕累累如今正在努力追寻美好生活的国家,同许多非洲其他国家一样,曾经也是长期生活在殖民者的统治和内乱的动荡之下。卢旺达主要由两大土著民族构成-胡图族(Hutu )和图西族(Tutsi),其中图西族虽然在人口数量上占少数,但他们通过把牲畜借给胡图人,来换取胡图人的支持,于是卢旺达地区逐渐发展出了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其中居统治地位的基本都是图西人。 两个民族就这样在这片土地上相安无事生活了数百年,直到欧洲殖民者的到来,后者打破了两个民族之间的平衡。殖民者为了加强统治,特意对卢旺达当地种族进行贵贱划分和不平等待遇,把原住民划归为不同类别,然后扶持人数上占少数的群体,去统治人数占多数的群体,可以在两个群体之间形成制衡。再加上资源的不平等分配和贵贱等级制度的划分,两个种族之间的对立变得越来越深。 卢旺达独立后,种族仇恨和阶级矛盾愈演愈烈,终于在上世纪90年代爆发(1994/04/07-07/15),引发了那场触目惊心、惨无人道的种族大屠杀,近百万人在两个月内被残忍杀害。如此罕见的大规模人口屠杀却在当时信息化全球化大的时代很少为世人所知,直到十年之后电影《卢旺达饭店》的上映才将这段历史揭露在世人面前。国际社会的冷漠和不作为让这段悲惨的历史显得更加讽刺,荒唐,愈发显露人性的丑恶。 本土建造 基于对于场所精神和历史伤疤的研究和理解,我们希望创造出一个真正植根于卢旺达土地的建筑,从而让观众真正了解到这个被世人疏忽的地区和民族,进而唤醒内心深处对于地域的共鸣和历史的回忆。由此回归到本源,追朔其本质成为主要出发点。 伯纳德•鲁道夫斯基 著作“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介绍了一种艺术的呈现,其并不是基于某种专业技能的素养,而是基于当地人对文化本源,本土技术的认知的潜能所发出的。全书以崭新的视角展现了反映大众日常生产、生活实际的朴素建筑的“原始”之美。 而在贫困落后、缺少技术支撑的非洲地区,匠人们善于运用茅草、土木与砖石等貌似简单的乡土材料与设计形式,紧密结合当地自然与人文环境,施展娴熟的构建方法同样塑造出了清纯完美的作品。这种以原始状态为本源的建造方式以最朴实无华的效果直击群众的内心深处,唤醒对于地域文化的情感共鸣。 追朔场地本源,以泥土为原料的手工砌筑技术以其低廉成本,简易操作等特点在贫困落后的卢旺达地区得到了广泛应用。虽然受到专业素养和建造成本的限制,传统建筑的建造质量不算上佳,但是工艺的表达和质感的呈现着实是与大地融为一体。 建筑形式是追寻场地本源的另一大方向,长久与自然接触的非洲居民对于自然界最纯粹的几何形式同样有着特殊的喜爱。穹顶、锥形、圆形等几何状屋顶在传统民居中占据多数。我们希望此次教堂设计不仅仅是当地教徒祷告的场所,而是能凝聚各个民族的社区中心。 除此之外,它还应该是过去惨痛历史的祭奠者和当下团结统一的新时代的见证者。再加上对于场地本源的追求,我们决定用穹顶这样一个富有当地特色且有完整的向心性几何形态来隐喻整体和统一。 建造固然使用从当地挖掘出的泥土和与之相关的砌筑技术方能达到生长于土地的效果。为了能够实现一个可同时满足教徒聚会、纪念亡灵和公共活动的多样性场所,我们将设计分为了穹顶之上和穹顶之下。 关于设计 穹顶上方的空间将作为一个巨大的开放公共空间,这里将成为所有种族和基督徒聚会和缅怀故人的纪念性空间。 周围由疏到密由低到高的柱子演绎了这一充满仪式感的空间。这些柱子由地下挖出的夯土做成,代表着在大屠杀中死去的人们的灵魂,它们将成为和平时代的保护者和见证者。 向心性是这个开放空间的精华所在,柱子变化的节奏和韵律向中央穹顶收束,并在中央十字架达到顶峰。晚上,光线从地下穿透,照亮整个中心十字架,同样配合着利用特殊材质属性发亮的柱子将这个纪念广场的氛围渲染到了极致。 中心交叉点还与周围连接的4条主要路径相连,象征着各种阶级和种族的融合。这个穹顶上部空间旨在告诉人们和平被他们的前辈用鲜血和泪水交换。 穹顶下部空间则是覆盖着教堂的主要功能,与上面的空间相互作用。它创造了一个具有线性秩序的神圣空间。空间秩序分为三个主题——苦难、祝福和轮回。其与纪念神坛(前厅)、讲堂 (中堂)、长老房 (后厅)三个主要功能相互对应,由三个相互交错的圆形空间构成,以便为每个功能生成一个中心。 以苦难为主题的中庭空间的中心是一个纪念祭坛水池,侧面刻着在种族灭绝中丧生的死者的名字,而水池反射出中堂天花板上的十字架,寓意着死者得到安息。中堂空间作为教堂最重要的祷告和祈福空间,同时也是三个空间序列的中心,它的屋顶将交叉的阳光投射到室内。圆形阶梯状的空间包围着中央牧师所在的讲堂,可以亲近教徒和牧师的距离。 第三个序列轮回是特别为长老会提供的空间,被双层墙包围,墙中间可以由基督徒穿过。当教徒行走在狭窄的双层墙中与中间十字架有视线上的连接时寓意着教堂祭祀走到了尾声,逝去的亡灵将得到转世,新的生命在这里轮回。通过地上和地下空间的串联,我们希望创造一个让生者徘徊,停驻,沉思和悼念的空间序列。 柱阵构成的地上空间仿佛是一座巨大的墓园。向心性的布局强调了分裂走向统一的美好愿景。聚集在中央的地下空间是整个序列的高潮,人们的内心经过了悲伤、压抑之后终于在这里沉寂了下来,通过与光、水等自然元素以及和牧师、神明的对话之后终于愈合了过往悲惨的伤疤和开始了未来生活的展望。而死者的亡灵在这样一个与大地融为一体的建筑和景观中终将得到最大的悼念和安息。 教堂采用传统的非洲建造技术来实现。首先按照地下空间的尺寸挖出基坑和泥土,后者将运用于后期纪念柱子的建设和地下空间的加固和回填。向心排列的纪念柱子,构成了一幅令人难忘的人造景观。它们是通过在称为模板的平板之间将精选的骨料(包括砾石、沙子、淤泥和少量红粘土)的混合物捣实而成。 在这个过程中木框架将起到固定和定位的作用。而在所有柱子完成之后,剩余的泥土将用于穹顶下部和地下砖墙侧面的支撑和加固。在地下工程的建设中,建造顺序为首先完成被加固后的砖墙,用以承担主要的荷载。其次粘土砖被用来建造地下空间及其上方的穹顶其次。 而在屋顶为了实现大跨度的穹顶空间,钢框架内嵌在砖表面中,充分利用其受拉属性,并在其两侧都覆上砖表皮。如此一来保证了结构的稳定性同时也确保了材质效果的连贯性。屋顶中央留有十字架的开口用以日间采光和夜间上方空间的照明。采用细长开口的屋顶十字架不仅能起到加强空间明暗对比烘托空间氛围的作用也能保证结构的完整性不被破坏。 卢旺达教堂设计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研究建筑与人性、精神、仪式、文化和历史的内在联系。并且如何通过一个统一整体的设计逻辑和建造手段来将所有元素整合到一起。通过生成地上空间和地下空间演绎出一系列不同主题的空间序列但是却又相互联系共同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建筑要解决的不仅仅是技术、经济、功能和造型的问题,如何通过建筑来触发人类内心最深层次的东西或许是更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

垂直游乐场

Vertical playground ​“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的人记得。” ——by《小王子》 个体化的世界  在孩子的世界里出现的那些“好奇”和“幻想”往往是最难得的。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是无穷大,有时候正是通过许多幻想,才能体会到很多语言表达不出来的东西。而这些幻想也需要细心的扑捉和引导,否则很有可能会被忽视甚至被扭曲。每个孩子都是一个“个体化的世界”,这种特定的儿童个体化群体,更加需要特定空间或者环境去过渡和引导。“儿童个体化首先映射了儿童在自我定义这个世界物体时,总会人为化的抽象此物体。而且通常并不能简单的将这种个体化完全介入到社会中,它一定是通过围绕在周边的人群或者空间引导式的介入社会。” Read More 在这个设计中,最重要的不只是这些大大小小的空间本身,更有趣的是当这些单体任意交错叠落之后,所形成的神秘未知尺度的“灰空间”。这个项目就像是孩子们在一个选定的地块里,自由搭建出来的垂直游乐场。如同孩子们搭建的积木一般,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想要搭建成什么样子,或者他们想要躲藏到哪个角落一样。 为此,我们将这些空间转换成了适合孩子们的多样活动的场所。这里不仅有光怪陆离的幻想,有魔力四射的城堡,还有清新美妙的大自然,让孩子们可以在运动的田野上自由的奔跑比赛。   从主入口进来,映入眼帘的是紫色乐园,有玩具总动员之家,有孩子们最爱的秋千和攀爬山丘,在这里他们总能玩的尽情尽兴。 沿着中庭的旋转楼梯上去,就是另一片趣味乐园,梦幻的泡泡蹦床,还有个大滑梯从三层直下,横跨整个中庭空间,经过圆筒又滑入海洋球池,在炎炎夏日,好像没有什么比海之水池更令孩子们着迷了,水汽萦绕,还闪烁着彩虹的光芒。 沿着楼梯往上走总有惊喜伴随,这片知识海洋里最为热闹,小孩子们三五成群,在这里躲躲藏藏,藏到画展盒里、在字母乐园里嬉戏、还有书之山让他们探索更多未知的世界。 五彩纷纷的天空花园里面还隐藏着一个种植花园,面对大自然的芬芳,孩子们总能展现出最直率的天真,细心的保护花朵,追赶着蝴蝶。 顶层的金色阳光,其实是一个环形的报告厅,我们将旁边的环形廊道称之为风之回廊,孩子们可以尽情的奔跑,攀爬到上面,瞅瞅远处的未来。   每一个活动空间就像是一个五彩斑斓的梦,散落在游乐场,让孩子们可以自由自在的探索各种未知空间,尽情的跑着跳着追逐着,任何交错产生的未知空间都可能是孩子的新天地。或许孩子们并不懂什么形体空间和设计语言,但是他们想要的是如何玩耍、跑跳和攀爬。设计的初衷就是守护这种纯真的空间,创造一个真正属于孩子的游乐场,通过一些场景和装置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让孩子们能够尽情的释放天性。

家-金字塔

“如果觉得这辈子没法去过月球的话,那就去冰岛吧”,当你来到这个曾被称作“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能够追逐到极光无疑是一种幸运,而当你真正离开自己的舒适圈的时候,这不仅是一种新鲜的尝试,更是一种激情华丽的冒险与挑战。 来到冰岛看到广阔无垠的天空,露出连绵的山峰,黑色的玄武岩映衬着闪闪发光的瀑布,远处湛蓝的冰川泻湖伴随着神秘的极光,仿佛没有哪一种美能如此震撼心灵,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Read More “偶然”与“挑战” 当我们还沉浸在极光的震撼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们接触到了另外一个“脱离舒适圈的冒险”。这是一个关于“家”的设计,而落脚点在于“传统(convention)”。业主的需求并不复杂,独户住宅,除了自己住在里面外,还希望提供最多能容纳20人的客房。(冰岛是一个旅居国家,很多私家住宅都包含了旅店的模式)在业主的需求中特别的是每个客人睡觉时可以感受到冰岛的极光,并且提供一个至少容纳20人的会客聚会的场所,视野尽可能更广的与周围景观结合。这个设计不同于我们之前在瑞典做过的私人森林别墅,场地十分空旷,脱离了与城市环境带来的撞击,周边没有任何遮挡物,完全回归于自然,这也是对本次设计的一个极大挑战。 关于“传统” Claude Levi-Strauss, 一位法国的思想家,曾经断言一个在咖啡桌上放的生牛排有可能会冒犯我们对于社会和文化的认知,然而对于同一块牛排如果放在屠夫的餐桌上其实并不会让人感到惊讶。“牛排不适合出现在咖啡桌上”这样的认知,其实是来源于我们对于“卫生”根深的认知。正是这些“传统”的认知,极大的影响了我们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和构建。一个坚定的握手,一个有魅力的赞赏,从上往下系紧衣扣,甚至每个人打领结的方式,这些都是个性、礼节的传统表达。这些“传统”深刻蕴藏了我们社会代码,“传统”是我们运作的社会体系,是产生社会空间层次不可分割的内在元素,所以说“传统”也成为了一种表达个性(Identity)的途径,“家”的主题更是离不开这种“传统”途径。 还有一本很有趣的书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 是Bernard Rudofsky编撰的。这是一本可以用半天时间阅读完的书,但是书的切入点却非常独特。他讲述的内容跳出了我们对于建筑学固有的自上而下的理解,他讨论的是一种从社会本源需求所产生的建筑艺术,这样的艺术性和创造力远远高于建筑师对于场地粗暴的遐想。是一种更为地域需求的艺术表达。往往这种原始美感在传统的沿袭中却很容易被忽视,但这不妨碍我们发现这种艺术的表达形式,这不仅仅是一种形式的美,更重要的是对于地域传统的生活方式准确的传达。这种原始美感可以让传统的行为一举一动都最大程度直观输出。 Pietro Belluschi曾经将社区建筑定义为社区艺术,这其实并不是有少数的智者或者专家所制定的规则,而是有所属人群自发的遗产,是属于某种群体人群的特殊活动经验。所以如何在遍布美景又有着极少居民的冰岛去体验这种自发性呢?这便是我们切入本次设计的一个难点。首先需要“变客为主”,当然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体会场地带来的认同感,驾车从南到北体验一圈后,我们搜集了许多冰岛各种尺度的构筑物,试图在其中查找出一种隐匿的共性,而后从中寻找设计的突破口。传统冰岛的住宅形式是“Turf House” 在当地称之为“草屋”, 就地取材切分出的草皮,覆盖在房屋木结构的墙体和屋顶上,可以起到很强的保温效果来对抗北欧寒冷的天气。同时,草皮屋顶是可持续循环的材料之一,一般20年才换一次,冰岛有些地区的草皮材料可以循环再生70年,在19世纪末的冰岛50%的住宅都是采用这种天然保温形式的。 1915年的一场大火,使得首都雷克亚未克夷为平地。1918年,冰岛脱离丹麦的统治宣布独立之后,开始对于他们原始住宅环境的反思,并收到丹麦传统木材加工工艺影响,与混凝土工艺的发展,并受到遍布欧洲的现代主义风潮侵袭,从而冰岛本土滋生出了更多偏几何形体的建筑,这些特型的建筑看起来就像冰岛神话中隐藏居民的住所,也有人形容是冰巨人奥丁并未销毁的避难所。这其实绝大部分是冰岛城镇规划中公共建筑必需品的演绎—教堂。 思考:居所空间在传统的克制和可持续发展的权衡下,是否仍然能够继承这样的传统?通过适合现代建筑语言简洁的传达出寓意,这种独特性可能并不需要承载一种新的居住类型,但在某种特定的场景和特定的需求下还是需要这种独特性(Identity)。 关于“家” Anthony Vidler在“the third typology”中引用了Marc Antoine Laugier的观点,从理性主义哲学发展而来思考在设计的初始原型——原始社会的小屋 “Primitive Hut”。设计的本源是对于大自然秩序理性感知,建筑里所产生的建筑元素也来源于自然,所以链接小屋的柱子到场地就等同于自然界内部的链接。最为合理的几何形体对于表达这些元素的组合方式,也会在潜意识中通过自然表层的形式中体现出来。然而Vidler将我们产生创造力的最出众的类型,定性为“第一类型学”, 然后这个小屋,也成为对于需求的直接形式表达,便是“家”最原始的雏形。 这就是建筑类型学提到的“建筑的意义依赖于那些早已建立的类型,它是隐藏于现实中单体建筑物无限变化的形式背后不变的常数。类型可以从历史中抽取,抽取出来的是某种简化还原的产物,简化是得到类型的基本手段,因此类型不同于任何一种历史上的建筑形式,但又具有历史因素,在本质上与历史相联。这种精神和心理上的抽象得到的结果,即为我们曾提起过的“原型”。按荣格的观念,原型是共有的,这样类型学就与集体记忆联系起来,不断地将问题带回到建筑现象的根源上去。建筑师就像炼金术士一样,要将人们头脑中这种隐藏着的、却又强有力的原型唤醒,使人们感受这种种族的原始纪念。” 其实在早期的现代主义运动中也表达出了这样一种对于自然的吸引,工业化发展使得城市成为自然的载体,建筑元素成为证明城市发展的技术工艺,建筑体更为机械的被动的跟人的行为产生关联。就像柯布西耶所说的“家是居住的机器”,人的使用方式决定了组合方式。 回到我们的话题,“家”的概念在冰岛人的骨髓里是否还有更具体的表达,其实确实很难从一个外来者短暂的体会中去感知,我们最初的体会是一种消失在大自然里的无能为力,迷失在景观里的壮美,没有方向感的场所,完全被大自然所包裹,所以这些需要我们更深入的从居民所习惯的生活方式出发去了解这种空旷之美。 说到冰岛和家的概念,不禁让人想起冰岛灵魂乐队——Sigur Ros,他们的纪录片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灵感。其中有一首歌叫“Heima”非常特别,在2006年的夏季,他们经过长期的巡演之后,最后回到家中进行了一场特别的演唱会,将他们的音乐带回到他们出生这片土地上。 家承载更为丰富的意义,除了所谓的居住,可能真的是要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独特性才能让冰岛人们更愿意把家作为社会活动的中心,聚集在此来表达一种根源于传统的特殊情感。就像他们唱的Heima(在冰岛语中表示家的意思)主旋律的最后一句歌词“I’m finally home”直击所有人的痛处。建筑空间跟音乐一样,也可以用抽象的感受去表达这种情感,到这里我们的设计思路也有了进一步的突破。 思考:“家”的精神独特性在诠释过程中在挑战传统的私密性和未来的公共性上产生了临界点。 关于“公共性” “私密性”和“公共性”在家的主题中有很大的模糊性。 大多数关于空间定义的书籍里,觉得大部分的公共社会活动是在城市的街道和广场上,或者具有公共领域属性的城市空间,通常被称作为城市的会客厅。但是事实上,社会空间可以被发觉无论是我们所居住空间还是工作空间,只要是有交互的空间,甚至有大量的案例所表明,公共领域或者是曾经用于公共使用的私人建筑。很多情况下可达性是非常模糊的才使得建筑与街道溶解在一起。事实上,公共与私有,或者说内与外是一种相关联的概念。然而曾经的人们喜欢聚集在教堂,或者是公共浴场,现在都集中在了购物中心。 其实“家”本身就是个人需求的产物,但这种私密性由于不同文化的表达会产生空间上的差异。例如在荷兰人的家中,私密性的领域(尤其是靠近窗台的空间)是乐意暴露给外来的过往人群,有很大程度上通过室内很多小的陈列和装饰来表达自己的品味。而在捷克布拉格由Adolf Loos所建造的Muller住宅中,Loos所提到过,“他不是为路人所建造一栋建筑物,而应该服务于建筑物的使用者”。 他在整个设计中更注重的是内在空间丰富的3维串联,而不会在建筑表面做过多的装饰处理,简洁的开窗也是跟随内部采光需求相统一。 然而在冰岛这个住宅中,更大的挑战是将具有公共属性的公共聚会空间,尽可能打开,最大程度能享受到极光,而在私密空间中有选择性的跟室外发生联系。公共空间的属性甚至可以影响到室外,吸引到更多的游客的注意,并且成为这个区域的大家交流和集会的中心。形式需要简化能够融合和表达这样的公共属性。然而在简化的形体背后,又需要一个有层次性的空间关系组织业主所有的需求,我们以正方形作为一个母体,将层次需求空间在2维和3维空间上都进行了递进,承载这种统一性的空间原型,又必须能承载传统信息的认同感。   关于“设计” 场地 | 顺从主要道路系统衍生出一条路径,解决停车与业主所需要的马圈功能,然而在垂直这条轴线,并且通往湖区的方向,设置另外一条轴线形成十字交叉。上面放置了各种活动功能,包括室外游泳池,和儿童活动场地,以及通向湖区的观景平台。 金字塔 | 正方形底座坐落在十字交叉轴网中心,成为最基本的母题原型,从外向里,空间的公共性越强,所需要的空间尺度越大,参与的人数越多。空间从内向外分别是,最外层放置MEP设备,储藏空间,以及厨房空间,结合4个门厅入口,中层的空间的尺度更适合承载灵活多变的起居空间,并可以在夜晚享受到极光,无视线遮挡的互动空间,房子在二层,中心有公共楼梯通达,最终的平板是用于可以活动的冥想空间。 […]

矿区之宅

There is nothing specific about the zone. It’s purely a place where a certain limit is set. You set a limit, you put a certain zone off-limit, and although things remain exactly the way they were, it’s perceived as another place. Precisely as the place onto which you can project your beliefs, your fears, things […]

深圳蛇口文化中心

By subtracting a cone from a perfect cube with a 18m edge, we create the massing of the building and three openings to the plaza, the sea and the sky. The implementation of pure geometries expresses the order and power of human transformation of nature. The void left by the subtraction becomes the container of […]

彩虹屋

“You can give someone food but you can’t give them an appetite. You can give them shelter, but not a home. You can give them materials to rebuild their homes, but not to rebuild their lives. You can give them a blanket, but not sleep.” – Eliza Cheung, a mental health supporter at the Red […]

中国青岛广告产业园和售楼中心

The China Media Park in Qingdao is an urban creative cluster for the advertising, media, film and communication industries. The 30 ha site is located in Qingdao’s Chengyang district, strategically located near the Qingdao airport. The design connects a wide variety of different places, programs and conditions surrounding the site. Many existing centralities in the […]

回廊和凹院

“Yuan’er” (Courtyard), is the most essential element in the composition of the old town of Beijing. For a long time, “Yuan’er”contains all the possibilities of working, entertainment, leisure and dwelling for the local people. The space inside is usually very small, and living in it can be hard yet colorful. It is part of Beijing’s […]

雨滴酒店

“最美妙的建筑是一种人与自然甜蜜的暧昧。”—— 引语 自然的馈赠 在烟波浩淼的长白山上,郁郁葱葱的松林望不到边际,一颗颗晶莹的雨滴恰如其分地折射着天空自由的明度和长白山浑厚的身姿。如果建筑缺失了自然的滋养和包容,剩下的也不过是一些破碎不堪的材质,宁静浑厚的大自然正是这些“长白雨滴”精妙成长的沃土和基石。 Read More 同时,大自然的这种纯粹也孕育了无数的景观维度,给予了我们创造人工环境的先决条件。在这广阔的长白山上,无尽的美丽松林里面,长白雨滴空灵的从天而降,悬挂于松林之间,它成为了存在于巨大自然环境之间的微小庇护之所。 球体的初衷 如同赖特所说“ 设计是自然的提炼,以一种纯几何方式出现的因素”来提炼自然的纯粹和美好。我们也同样坚信这一点,纯粹的建筑表达的理应是纯粹的期许,所以雨滴酒店正是通过这种纯粹的几何球体的形式表达出来,通过一种对自然与住所之间联系的反思,我们可以发现这正是一种宁静祥和的新世界,或者说是球体本身在心理层面的某种内涵,也是人类想要逃离苦涩和枯燥的乌托邦的某种诉求。 “Raindrop”的这个球体概念的产生,是经过多方面的资料搜集和精细推敲而得来的。其中的一个灵感意向是来源于1950年的电影 —“ the Red Balloon”的启发,这个电影展现了一个男孩和一个红色的气球行驶在巴黎的街道上所发生的故事。城市的景象通过男孩和气球的自由的路线展开,通过城市的障碍—墙体、铁路、建筑物—红色球体,展现出的是⼀种活跃和调皮的城市元素, 城市的窒息和萎靡让生存在其间的人类总是被棱角分明的建筑物一遍又一遍的划分,从而形成了一批住在方盒子或尖角里的“怪诞一族”。或许正因如此,球体的融合感和趣味感解救了人类压抑千百年的童趣、渴求包容和保护的天性。 而另一个灵感意向则是来源于1958年的布鲁塞尔世博会上的巴西展馆,同样神奇地利用了球体这一建筑设计造型。展馆的设计除了钢跨的屋顶和混凝土的坡道外,更让人亮眼的是⼀个直径7米的红色氦气球,漂浮在屋顶直径为六米的圆形空洞上,富有张力和戏剧性。好天气时候,气球升上天空,跟遥远的原子塔遥相呼应,也形成对于花园的再度开放。在阴雨天气,球体则覆盖了洞口,使得雨水透过球体的空隙流到庭院里,从而形成以种内部的瀑布景象。红色球体给予了巴西场馆⼀种特殊的玩耍性的特征,好像是在嘲笑其他高技术的场馆,就像个纯真又调皮的小孩。 同样的球体造型和特殊材料的结合,在2006年的蛇形画廊馆也体现了这一点,这个展馆是由普利兹克奖获奖建筑师雷姆库哈斯和结构设计师塞西尔巴尔蒙德共同设计。该设计的核心是一个壮观的卵形充气篷,漂浮在蛇形草坪的上方。这个充气篷是由半透明材料制成的,结构在夜间时从内部照明,同时也可以根据天气情况,遮篷将升高到空中或降低来覆盖下方的圆形剧场。 在现在这些令人窒息的都市中,人们总是想要选择逃离苦涩和枯燥的乌托邦,Haus-rucker-co这个组织在这方面的诉求上或许做的更加的极致。他们作品大多都是通过气动装置或者修复装置去探索建筑中的行为潜力。其中他们所参与的1972卡萨尔文献展第5次展览尤为特别,这个展览的主场馆的外立面通过一个充气结构的植入,作为创意和玩耍空间。这个装置主要是由一个环形管状钢圈作为PVC箔外壳的外部支撑,当通过气泵时膨胀成形成梦幻的球体。这或许就是都市人逃离无尽账单和高压公职的一种宣泄和尝试,球体的透明的梦幻乌托邦,一头钻进来,就可以暂时忘掉自己还是个”肩负重担”的成年人,只是在此享受新奇和惊喜,别的暂且不议。 “雨滴”的成型  “建筑”的生命就是它的美和情感。这对人类是很重要的,对一个问题如果有许多解决方法,其中的那种给使用者传达美和情感的就是建筑。如何使得人造景观跟自然景观有机的结合,这也是这个项目的最大挑战。所以雨滴酒店以组团的形式,使其可以自由的穿梭在松林之中,也将其定义成为一个模糊的边界。长白雨滴,正是在尝试突破这种人工环境和自然环境的界限,形成一种人与自然甜蜜的暧昧。通过重新思考自然与庇护所之间的界限,我们也可以发现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在建筑概念中的另一种规模的新世界。 1.基地位置 雨滴酒店该项目的基地位于长白山脚下二道河镇东南侧的松林中,酒店包括了入口大堂、帐篷组团、以及分散组团之间的公共活动空间。组团通过距离地面两米的步道联系,以保护基地的自然植被,最大限度的实现了对自然环境的零介入。 穿梭在帐篷的道路上,帐篷组团的边界由自然而界定出来,并且根据美丽松林的分布疏密进行排布,与松林实现了一种有机共生,而酒店的入口大堂以及公共服务区也是采用覆土建筑的形式,最大限度的在满足功能需求的基础上保持了优美基地独特的风景,每当客人穿过大堂进入美丽的松林时,仿佛穿越时空来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2.技术系统 雨滴本身是一个ETFE包球,通过一个机组系统将中心球体用2cm半径的钢索,张拉起来,并提供上下的自由移动,以满足到达酒店各个房间的功能需求,为客人提供了不同的居住体验。客人还可以通过林间公共木栈道穿梭在美丽的松林之中,到达酒店任何房间。 雨滴酒店的帐篷单元的顶部是集成的太阳能电池板,为酒店提供电能和照明。天池水经过水厂净化,和地下热能加热,给每个房间提供冷热水,废水收集和中水利用实现水资源的循环利用,自然的通风系统保障室内优良的空气循环,并通过太阳能板加热地板为室内供暖。雨滴酒店通过以上各个可持续循环系统,并且整合了太阳能系统、地热系统、天然通风系统和水体循环系统,创造一个新的自给自足的系统以保证悬浮的可能性。它也为雨滴酒店提供了最为舒适的环境,脱离地面,最大程度的放大了客人的感官体验。 3.结构分析 豪不夸张地说,雨滴球体的设计造型是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幻想和诗意。长白山脚下,雨滴形状的设计,基于帐篷酒店的概念而延展开来,这其实是一个灵活的体系结构和一个球形组成的帐篷系统。利用照明基础和钢结构系统,可以方便地构造幕联合组织在美丽的松林。帐篷单元由模数化轻型基础纵向结构杆件强化构件。为了尊重红杉树林的价值,我们通过重复竖向结构不去触碰树林,但让结构更加坚固在底部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加固体系,雨滴酒店通过最为平衡的拉力分析,悬挂在结构体系之间。三角形的结构不断重复,使得体系更加的牢固。 4.功能空间 雨滴酒店的特色空间除了可以调节高度的球型客房外,还在公共活动空间结合活动步道设置一些休息场地和活动平台,在这里,可以看到不同形式的美丽的“雨滴”时而隐入森林,时而登上树梢,为每一位前来欣赏的客人提供前所未有的空间体验,和不同视角的风景观光。 雨滴酒店中不仅设置了多种不同形式的基础客房,可以根据客人的不同情况自行选择,同时还设置了不同大小的中型帐篷单元。在这里面,不仅藏有温泉、书吧、冥想空间等安静的休息空间,还设有影像放映厅、酒吧、健身房、桑拿房等各种娱乐功能,尽可能的丰富客人生活体验。   建筑师赖特说过“我从来不在山上造建筑,而是建一座属于那山的建筑,建筑为人类解放的不过是永远延伸的空间自由感”,就好像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身体的延伸”,建筑为人类延伸的更多是空间上产生的心灵自由感和愉悦感,这才是建筑的意义。 你或许可以在美丽的松林里散步,穿越步道到达每个帐篷房间,如同雨滴和雨滴之间,奇妙的穿梭于个体和媒介之间,仿佛是精灵莽撞地闯入长白山这个自由又烂漫的生态系统,不顾一切地沉浸于长白山的壮丽、溪流的潺潺、森林的无边无际、深夜手可摘星辰的宁静,又怅然有所失的离开。而来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领略到自然浑厚又神秘的力量,汲取着山水星辰传送给我们的沉思、静谧和平和。这或许就是先人曾戏谑的,“人造房子,房子也造人“,这也是长白雨滴设计的初衷,建筑师从来不曾妄言发明,只是将遗落的美好再造给人类看。

赫尔辛基艺术露台

If we see the city of Helsinki as a house, this waterfront museum is conceived to be its veranda. Surrounded by the sea, greenery, historical buildings and urban squares, the given site has high quality panoramic viewing resources as its unique identity which, we think, should be kept for the public and strengthened by a […]

麻浦区油筒改造

“New ideas need old buildings” – Jane Jacobs “The word ‘Loft’ originally referred to a generously large space with characteristic details, often in a former industrial building, which while retaining a certain degree of patina and decay was domesticated in a provisional way by its residents. – (City as Loft, 2012) Mapo oil-tank has lots […]

城市 “岩石”

The Rock in the park The rock and its surrounding Walltopia park is the new sport facility in Sophia. Considering the master plan of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the district, the Walltopia Park intends to radiate its sport and leisure vibes to the neighbouring commercial areas. With the wall-climbing centre the Rock as an anchor, […]

Shopping Mall

第一阶段:Observation 观察 “无疑,我们的时代偏爱图像而不信实物,偏爱复制本而忽视原稿,偏爱表现而不顾现实,喜欢表象甚于存在。。对于这个时代而言,神圣之物仅仅是幻觉,而世俗之物才是真理” ——费尔巴哈 对于这个时代趋于扁平化的资本蒸腾现象,Shopping Mall成为象征这个时代的罪魁祸首。大量创造无休止连续性的垃圾空间,代替了传统具有价值意义的公共空间体系,例如:图书馆,浴场等。趋于图像符号化的景观成为一种武器控制的公共行为。取代了一切自发性的活动本身,从而吞没着文化。对于这种景观现象,如何去打破?如何突破资本力量的诱惑?是本次设计课所要探讨的核心内容。 Read More 第二阶段:Perception 感知 通过阅读研究,感知“解构主义”已存在的三种不同领域,寻找设计方法的逻辑语句。 1.德里达的结构文学 德里达的解构是一种姿态,这种姿态是理论性的,也是政治性的。面对某个确定的结构和思想体系比如,文本),解构主义强调两点来完成对结构固定意义的消解,一是结构本身自我矛盾而趋于崩溃的性质,二是结构以外讳莫如深的东西。在此意义上的解构是一种阅读解读文本的方法和理论的工具,用于拆解和反对某个对象。寻找类比和转译,延异和踪迹之间的关系。 2.1907-1914的立体主义 非洲文化成为当时立体主义最重要的思考源泉,碎裂、解析、重新成为立体主义传播情感的主要方式,在立体主义中物体的各个角度交错叠放造成了许多的垂直与平行的线条角度,错乱的阴影使立体主义的画面沒有传统西方绘画的透視法造成的三度空间错觉。分析剖析立体主义的代表人物:乔治.布拉克 / 帕布洛.毕加索 3.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 剪切与拼接 “记忆碎片” :记忆的两大特性:第一表述,不同类型的记忆很多时候是分离的,一种坏了并不意味着另⼀种跟着失灵。第二表述:记忆里的内容未必都真实,有时候你会记得一些你实际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电影中男主角Lenny在旅馆房间中醒来之后,曾经的一系列记忆片段化的进行叙述和重组。借助纹身,照片,便条等外部参照,来帮助回忆,碎片化的组织起电影叙事。 第三阶段:Organization 组合 ​针对5个国家不同地域的Shopping Mall,叙述解构方法论的基本逻辑。

后”人类纪“

2002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琛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第一次正式提出“人类纪”( Anthropocene)的概念,用以指代地球最近的地质年代。人类纪被认为开始于18 世纪末,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地质及生态系统造成全球性影响之时,包括但不限于人为气候变化。 Read More 在人类主宰地球的世纪,地球也在反作用于人类的家园。可预见的后果之一是未来的城市将越来越趋于扁平。这种城市扁平化受到某些极端生态或城市现象的驱使,例如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所引起的海平面上升、由于工业化进程所带来的空气恶化、由于大量砍伐所带来的森林消退,等等。——人类在物质消费与精神消费的同时,也在重度的消费着周边的环境。 我们如何面对这样的扁平化效应?如何处理“人类纪”所带来的极端挑战?《后“人类纪”》课题,即是针对未来趋势的“人类纪”提出的设想。我们将基于当下人类活动给地球带来的环境压力加以预测,构想未来城市新生存模型。 第一阶段:Evolution Study 城市的发展,“人类纪”影响的形成和“后人类纪”可能的生存问题的出现,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其之后必然有可追溯的历史演变进程,而这些历史演变及人类在其中对环境和城市面貌做出的干预,即是如何应对“后人类纪”的突破口和构想依据之所在。 我们将提供六个不同维度的城市场(参考下文6张图),学生首先将研究选定场景的演变(evolution/context)、类型学角度的(typology)城市特点,理清此特定地点中人类活动所造成的生态或社会问题,提出可发展为应对方案设计的主题及核心思路。 这一部分研究将得出 1.选定场景的城市演变进程及特点、人类活动(建筑/规划/区域核心产业)对城市和环境的影响 2.选定场景在“后人类纪”可能出现的新问题、机遇与挑战,及其关键影响因素 3.关于如何应对“后人类纪”的提案主题及关注点 第二阶段:Create a New Typology 基于研究结论及确定的发展主题,学生将做出对选定场景“后人类纪”的应对方案,创造对于未来生存解读的新类型。 提案同时也需要兼顾场地原有的历史、产业、社会背景、居民生活状态,在尊重场地文脉延续的基础上,提出具有现实意义的近未来预测。 设计提案需要考量 1.设计提案的核心主题及关注点如何落实到具体设计 2.在面对“后人类纪”时的现实因素(如设计的受众人群、受众体量、区域投放规划、适用环境挑间、服务时长、随着时间推移此设计的变化,等等) 3.支撑提案的新兴技术或未来技术 4.选定场景原有的城市功能组织(program)在近未来的变化,并预测新的组织逻辑和体系 5.选定场景原有的城市文脉(context)及典型类型(typology)在近未来的延续与变化 6.新提案成为一个新类型(typology)的推广落实普适性

电影脚本

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当下,世界的秩序再次得到更改与挑战,社会的公共行为在短时间内遭到不同程度的破毁和压制。未来的人类秩序变更使得实体空间遭遇了极大的挑战。以往的建筑类型是否需要重新调整?是否会出现一种新的建筑类型?未来的公共领域如何再一次呈现质量?我们自发性的活动是否会受到规则的控制?在本期的设计课中,学员将以2020年的突发医疗事件带来的社会规则的改变为设计背景,来挑战以往功能框架下所呈现的社会景象。当我们所熟知的生活方式从我们生活中移除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需要重新构想未来的可能性。 步骤一 :通过8部电影大师的代表作品解析,分析剧本架构,人物关系,呈现手法,以及色调运用。通过图解方式表达所选电影的四种要素构成。 步骤二:在A体系中,通过类型学手法分析,对电影所处的设计背景进行设想,延续在步骤一中,所呈现的四种构成要素,创造一个属于Post-podemic状态影响下的叙事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