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上海乐园计划 —外滩宣言

大上海乐园计划 – 外滩宣言 我们正在撰写一部关于外滩过去,现在,未来的城市宣言是集体记忆的延续 对于场所空间的精神堡垒 我们在记录一部小说 我们每一天所看到,所感知的 不一定是我们想看到,能感知的 我们被忽略了太多 但这些被忽略的可能正是我们所渴望的 故事的每一个场景好似欲望的放大镜 放大每一个失去的,看不见的细节 虚构出一种更大的磁场 去吸引那些有趣的灵魂成为场景的主角 这正是我们批评的 也是我们向往的 现在我们参与的是怎样一种城市空间,我们是否真正感知到城市历史,还是只存在于片面的符号,未来的城市空间形态又会是怎样,是否现在的城市元素可以带来对于未来城市的指引,还是推翻现有的状态,重新组建一种新的城市模式,城市里不可见的元素具体是什么,又如何去定义? “外滩宣言”提出一个的研究性课题,佐证来源于历史性外滩空间的延续,对现状城市空间的批判,提出对未来城市空间的假想。研究主体围绕着人与城市空间的关系进行,即城市化本质上是一种人们进行空间生产与斗争的过程,在其运行过程中受到政治,经济,文化的三重制约,城市空间成为权利斗争聚集的焦点。 大上海乐园计划 – 外滩宣言 ‘无疑,我们的时代偏爱图像而不信实物,偏爱影印而忽视原稿,偏爱表现而不顾现实,喜欢表象甚于存在。对这个时代而言,神圣之物仅仅是幻觉,而世俗之物才是真理“ – 路德维希.安德烈斯.费尔巴哈。 “在现代生产条件占统治地位的各个社会中,整个社会生活显示为一种巨大的景观积累。直接经历过的一切都已经离我们而去,进入了一种表现。” – “景观社会” 居伊·德博。

红房子和蓝房子

房子和土地改变的痕迹发生在日常生活。——“城市建筑学” 罗西 研究 住房是一个普遍而持久的话题,但在不同背景下也具有其特殊性。根据联合国的数据统计,超过50%的世界人口居住在城市中。截至2019年,中国主要城市的平均住宅土地使用量占总体建筑用地的32.3%,在日本的三大城区使用量为44%,纽约为38%。住房不仅是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也跟每个现代城市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更是“场所精神”的一分子。一片区域的房子会与当地的文化息息相关,并显现出独特的城市背景:文明程度、需求、气候、财政能力和各个阶层人民的宗教信仰,以及其他的推动因素。  影响住房呈现的因素基本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自上而下”。依靠政府的特权、权限、政治、法规与房地产开发商进行合作。他们强大并占据主导地位,直接干预城市的规划开发以及解决基本的民生问题;另一类是“自下而上”。例如较富裕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居住环境;或分散在城市中没有固定住所的打工人,等等。他们是自发的、随机的、隐蔽的、小规模的,仅受个人审美观念的控制,不依靠城市的规则。 Read More 两种现象都是城市形态的代表,“自上而下”在数量上具有城市代表性;“自下而上”更多的是高品质或无需质量的特殊代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对立的。忽视了市场规律的压倒性的市政规划,或是一个杂乱无章、充满隐患的贫民窟。但有时他们又处于平衡状态,这取决于公民权利的参与程度。 我们有兴趣从现象中找出本质。在研究中,我们做了进一步的定义:那些“自上而下”可以称作为中国的“现代主义”。那些基于政治原因产生的规章制度和资本游戏是相对新的事物,仅在过去的半个世纪才出现在中国。相对而言,“自下而上”更多的反应“传统”。中国住房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人民和社会的自发行为。它取决于个人的审美和期待,还取决于当地文化和集体印象,这些因素对于中国人来说,就是一代一代人对“传统”的传承。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住房在“现代还是传统”两者间的冲突与妥协愈发显现。SBAU 2021将是向公众展示我们研究的理想平台。   展览 如涉及的方案内容所述,本次展览将展示两大类的具体案例,来展示我们对中国住宅“现代与传统”冲突与妥协的研究,这两个类别可以细分为几个特定群组。一种被“现代”因素主导,即“自上而下”的政策或资本博弈。这组课题包括社会主义新农村住房、经济适用房、二手房、商品房、“鬼城”。另一种以“传统”因素为主导,即“自下而上”的群体,产生于个人的需要或传统。这组课题包括非法建设、贫民窟、城中村住房、城乡结合部住房、农村别墅和传统住房。 展览设计以通道为中心,采用两个半圆形的高墙展示“现代”和“传统”两种内容,狭窄的入口和出口只允许一个人通过来加强双方的冲突感。平台和两侧墙壁的上边缘也有标志。此外,两边都有主题色,用来加强区分感。红色代表“现代”因素。一方面,红色容易引发人们对中国共产主义政治环境的联想;另一方面,红色代表激进和强大的力量。蓝色代表“传统”因素。因为它通常与自主性相联系,这与我们定义中“传统”因素的驱动力相重叠。主题颜色的使用包括但不限于标志、灯光、海报和墙上的设计等。 展出的“现代”和“传统”两大内容包括介绍和具体的案例。两堵墙的外立面是两类不同案例的拼贴,给观众一种“现代与传统”的第一印象。进入弧形墙,墙下两侧的部分说明了“现代与传统”演化过程。根据时间轴和可能产生影响的相关历史事件,对各细分群体和典型案例进行了简要介绍。墙的上部展示了属于每个细分组的代表案例的精选典型,并用一条光条与下面的进化图相连,让参观者直观地感受到它。两边还挂着小册子,详细介绍了更多的案例,包括案例信息、背景、开发过程、照片、平面/立面图/剖面图和轴测图。   项目名称:蓝房子和红房子 项目类型:展览设计 项目地点:韩国首尔 设计单位:JOA开间建筑 设计团队:王开,徐嘉韵 设计时间:2020 场地面积:16 ㎡ 展览总高度:5 m 预估总造价:7万元 文字编辑:王开,徐嘉韵

JOA开间建筑_上海办公室

对于城市(外):由内而外的解压方式,成为城市更新的另一种思考维度。 对于场所(内):如何应对历史记忆,通过怎样手法叠加新的场景和符号?   引文 对于罗马的认知,相当于悠久和丰富历史的精神产物。在此产物中,物体一旦出现就不再消失,以往的所有发展阶段一直与最新的发展阶段并肩相存…通过不同的空间并置,才能表示出空间意义上的历史顺序,因为同一个空间不可能具有两种不同的内容。——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文明及其不满“ (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城市凝聚了事件和情感,每一次新事件都包含了历史的记忆和未来潜在记忆。。。 城市实际上是生存与死亡的大本营,其中有许多元素就像标记,符号和警示一样。当节假日结束时,建筑上便留下伤疤,砂土又重新占据了街道。除了固执地重新进行修建以期待另一次节假日之外,什么都没剩下。——Aldo Rossi “ 科学的自传“ ( A Scientific Autobiography)   Read More 感知 在古老的米兰,城市边界的区域更新与升级虽然面对旧城中心向外释放的压力,很难摆脱它本身固有的气质,更丰富的新旧思维发生冲撞。米兰南部边界1910年所遗留下来的Largo Isarco工业遗址,存留下的7座工业建筑,成为承载新城市空间的载体,然后在OMA的更新逻辑中,保护与创造结合成为一种新的建筑类型,是交织并存的。对于新模式叠加原有的历史记忆PF给出一个强有力的手法,并不是去加强调“新”或者“旧”中的某一点,而是增强两者的逻辑关系。两种空间表达出的材料关系呈现出矛盾二元性,即分离又融合,允许任意一个部分统领另一个部分,空间的复杂性使得建筑呈现出一种不稳定但又开放的状态,然而场地上的艺术场景与建筑场景相互受益。   观点 “内” 拥挤,狭小,延迟,重复,对于传统高楼大厦里办公空间的刻板印象,空间是引导人创造与思考的重要途径,重复以及延迟会限制思维,产生疲惫感。在商品化消费空间趋势下,使得这样的空间,更加极端,无休止的复制。城市逐渐成为了被消费的商品,千篇一律。 在塔蒂的《玩乐时光》(“Playtime”)中抹去了代表象征性的巴黎铁塔以及卢浮宫,而整个城市只出现重复的钢,玻璃的元素,在“标准化”的空间以及工作模式中,人们逐渐远离了真正的生活艺术。 “外” 中国,从大拆大建(Tabula Rasa)逐渐转向成另一种更加可持续的城市过渡 (Sustainable Transition),需要对于城市原有的历史记忆更加尊重并且带来全新的价值延续。功能的置换,新场景的叠加,背后是城市空间的尝试和反思,刺激了城市空间的再一次新陈代谢。虽然这种刺激以消费主义商品化作为驱使,但足以掀起一场城市空间的“新浪潮“。   组织 JOA新办公室融合”旧“的标记,植入”新“的符号与场景。并没有刻意突出“新”,或者随意的忽略”旧“,而是思考如何从旧空间体系衍生出新的框架逻辑,保持两者之间的张力,矛盾且共生,利用符号元素搭建场景秩序。 “旧” 史于19世纪80年代,杨浦区进入工业建设,成为了区域主要支柱,临黄浦江边的区域早年集中许多工厂,例如李鸿章批准的上海机器造纸局,杨树浦水厂,并逐渐向北面以及东面扩张。1949年后的许多厂房归属于国有,并到1990年开始向外搬迁,滨江的老厂房在历史激荡后,留下了完美的框架为更新换代提供契机。 “新”——5种符号元素,在传统工业环境下,思考“新”的植入 1.结构符号:作为重组整理新空间的依据,原厂房的空间模型决定未来办公空间的新形态,传统框架结构跟不同阶段所形成的墙体,围合出半开放空间,然而在办公使用中的不同空间功能需求使得叠加对原有结构体的充分利用,将会议室空间以及模型制作空间压低,平分了原有5.5米的层高。夹层的两种主结构体,上拉的四根角钢形成十字柱与原始主粱相接,藏在柜子里的两根工字钢柱跟砌块墙体里的横粱相接。确保夹层钢结构楼板的稳定性。 2.场景符号:维和空间的原始结构与新结构的结合,创造出的适合办公空间的三种场景。保留厂房的原始顶板,结合墙壁的中灰色水泥漆,深灰色自流平地面给整个环境铺了一层基底。 3.金属符号:金属符号点缀在灰色调子中,镜面不锈钢十字结构包边,镀钛金色不锈钢会议室,不锈钢冲压防滑钢板楼梯,以及不锈钢书架和书架爬梯。保持原有厂房工业风格的基调。在不锈钢书架,以及2楼的模型工作室内,又嵌入了工作室的展览模型作为艺术品的点缀。形成三种层次的穿插与组合。 4.灯光符号:灯光作为第四个层次起到沟边以及烘托的作用,对于第三个层次”新”与”旧”的符号突出,例如书架,楼梯,会议室采用了不同色温,不同形式的灯光进行强调;另一组灯具组合对5.5米办公空间的整体烘托。 5.围护符号:外维护材料采用了内平外成锯齿形的长虹玻璃,加强两个方向视觉上的艺术效果。既满足足够的光线摄入,但又保持了办公的私密性,以及对于室外噪音的隔离。窗帘围合的会议室空间,加强会议室的私密性以及灵活性。   JOA开间建筑新办公室 项目类型:室内设计 项目地点:上海 设计单位:JOA开间建筑 设计团队:王开,姚嘉荣,盛逸涵 施工团队:上海青杉建筑装潢设计有限公司 设计时间:2020 场地总面积:60.8 ㎡ 一层面积:48.8 ㎡ […]

“民以食为天”

本次展览由 JOA、中国文化部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四川美术学院和 EMGdotART 基金会合作举办。 JOA负责展览的空间设计及装置设计。该展览是世博会官方目录的一部分。 Read More 展览项目按照食物的生命周期排列,从农业、酝酿、烹饪到消费及相关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