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无边界-ECoC边界规划

​ECoC城市更新项目:通过设计一个公共区域的设计来衔接戈里齐亚(意大利)和新戈里齐亚(斯洛文尼亚)两个城市的中心地区:欧洲广场-德拉.特拉阿尔品纳广场(Piazzale Della Transalpina)和跨文化中心EPICenter。此边界更新竞争旨在解决曾经被边界分割的城市不割裂分离的问题,并且也是反当今欧盟团结共处的物质障碍存在城市肌理中。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戈里齐亚地区划分为戈里齐亚(意大利)和新戈里齐亚(斯洛文尼亚),即今天的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经过岁月的变迁,从8世纪开始,该地区的两种分离状况以建筑的形式反映地缘政治、宗教、种族、文化、经济和城市背景等方面的相似与差异。 通过大量地图信息,在设计之初,我们就当地两国的城市环境,以及各方面人文信息做了充分研究。研究内容包括:红线内外状况,城市街区密度、当前边境状况、沿边界的检查站、1946年的新戈里卡城市规划概念、两国的运输系统、土地利用、城镇的住房类型、城镇建筑颜色、建筑高度、类型、公园开放空间、体育文化、旅游景点等。   Read More ECoC的项目提案旨在呈现两个城市之间的无边界性,并建立联系。不仅打破可见的边界状况,而且打破特殊的边界现象。边界区域呈现出两个不同背景的物理空间区域融合,承载着不同多样的文化、活动和事件。 在规划蓝图中全方位的定义了新的功能和区域,包括新的科技大学区、运功能量区、文化展览区、登山徒步区、社区活动区以及公园区,6个不同区域主题。同时,这6个主题区域通过一条黄色通道相连,以打破边界分隔。在不同区域中,定义了不同规模的活动场所,供当地人及游客体验,例如校园夜总会、屋顶玫瑰园、慢跑区、多媒体艺术机构和画廊等。与此同时,EPICenter将成为一种文化活动凝集平台,在吸引文化事件中发挥重要作用。   欧洲广场和跨文化中心EPICenter 广场的提案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个是人流与自行车和汽车流量相结合;另一个是展览中心被设立于旧车站的顶部。 标志 Nova Gorica站和新EPICenter展厅相互叠加的新形式成为了该区域新的标志性形象。线性空间意味着空间与铁路西部相连。Nova Gorica站的原始结构与新的展览主题交织在一起,包括TED演讲、语言工作室研讨会,社交媒体展览厅等。新的EPIcenter的主要作用是成为活动空间和富有创意的跨文化枢纽,供双方公民以及世界各地的游客参与到文化知识互动和以及社会节日活动中。它旨在获得国家和国际认可,以此作为与欧洲合作、一体化的愿望实验田。 广场 前广场已经过改造,与空间和环形融为一体,仍然保留了Kolodvorska pot 的道路,但限制了汽车的通行。设立有咖啡馆和活动空间,当地的机构会在这里举办表演和展览。公共斜坡上覆盖着草坪,保留了原本的树木,为游客提供了一个舒适宜人的休息和聚会场所。大篷的形态确定了新建筑和旧车站的中心,而且也成为两个中心寻找新标识的象征性符号。  循环 新的展览厅并没有成为障碍,而是流通枢纽,在Nova Gorica火车站的前广场和后广场之间提供了有效的连接和贯穿。 黄色桥横穿铁路,连接车站的西部。   EPIcentre的经济可行性 EPIcentre是包括赞助团体,大学机构,无政府组织和其他本地赞助商在内的组织中心。它将吸引更多的文化经营者,少数民族代表,大学教师和非政府组织领导人参加并作为文化理事会。Nova Gorica是一座充满活动但没有形成文化底蕴的新城,Gorica是一座充满文化但没有生活气息的古城。EPIcentre将是一个平衡点。 迈向文化服务的新高度是两个城市共同努力的结果。EPIcentre将它们绑定在一起的动力。它可以根据一年中的不同时段在6个不同的区域中举办多种活动。最重要的节日包括,梅斯托·肯吉格(Mesto Knjige),萨克斯音乐节(Sax Go),皮克塞尔波因特(Pixxelpoint)等,可以在EPIcentre举行,以吸引更多的经济合作。边界将在广泛的转型中成为代表,包括社会边界,语言边界,文化边界,经济边界,行政边界,种族边界,午餐时间边界。因此转型需要结构和策略。两个城市都可以通过不同的活动和倡议将艺术家和首席执行官联系起来,从而增加对文化领域的私人经济投资。   完整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Go Borderless 项目类型:竞赛-总体规划 项目地点:戈里齐亚(意大利)和新戈里齐亚(斯洛文尼亚)两个城市的中心地区 设计单位:JOA开间建筑 设计团队:王开,徐嘉韵,郑景元,石晓岳,郭馨尹 设计时间:2020年 项目占地面积:78 公顷

美好监狱

​在社会场所逐渐被无处不在的网络化空间入侵的今天,我们如何去探讨一个场所的自治精神? 我们是否能够真正认同空间对于人的精神产生影响? [开间建筑] 尝试用乌托邦监狱的形式,对于这一话题发起思考。 背景设定 监狱被设立于一片沙漠之中,独立构成一个封闭的空间环境和社会机构。监狱内实现基本的自给自足,内无典狱长,无网络,和政府无财政联络。监狱外墙无门窗,无入口。 设计时间:2015年 开间建筑设计团队:王开,张洋,王纾溪,林颖豪 Read More     什么是“美丽监狱” 好的监狱是一部道德的仪器,试图通过有秩序的空间,使得犯人经历自我修正。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语法,自我修缮的过程被分为四重秩序,反映在每个空间之中。 观望,合作和沟通贯穿着整个监狱的空间构架。 监狱结构 监狱是一座“社会公德”的岛群,向内集聚。形成了的内凹的地景:   入口 门 –- 监狱隐匿于沙漠之中,在封闭的墙上没有任何对外开启的门窗。外立面包裹着哑光反射金属板。只有监狱中心通过隧道,与远处的小门相连。 第四秩序:集群 土地 –- 第四秩序对应着普遍的社会秩序。囚犯住在第四秩序中并在这里完成基本的生产活动,分工与合作在这里至关重要。 第四秩序中包括6个相似的集群,每个集群中由84间宿舍组成的12个小组,有自己的团队标志和颜色徽章。每个小组有7间宿舍,组内成员有公用的公共空间。每个集群中的囚犯共同劳动,交流,并通过集群内的集市交换劳动果实。工作分为耕种玉米,小麦和大豆,饲养鸡和羊;在小型工厂,车间工作;以及在食堂集市服务。每人的职业在每个集群内协调自行分配。 第三秩序:纪律 囚犯的三个活动空间图景构成了这一秩序,第三秩序的三个场所都由几何状的场地空间和剩余的封闭空间组合而成。空间分别指向了三个主题:身体,心灵和自然。 竞技俱乐部 –- 竞争和体力训练是此组织的核心。俱乐部内场地包括篮球场,跑道和拳击台,容纳了不同形式的竞争,同时,封闭空间内放置了各样健身器材。体力训练和团队合作意识的训练是俱乐部的设定目标。每年,每个集群会选择运动员组成团队参加比赛。建筑的实体空间在平时作为健身房,比赛期间即演变为观众席位。 治疗中心 –- 治疗中心中的圆形场地空间被禅修空间和小组讨论室占据,小组讨论室平均半径为20米,而做自我忏悔室使用的禅修空间半径在5米到10米不等,内墙和自我,成为自我忏悔时所能够面对的对象。同时,监狱中的物理治疗和药物治疗也是不可或缺,周围的封闭空间作为物理治疗的场所,包裹着圆形场地。 知识中心 –- 知识中心是由一系列阶梯状的实体空间切分而成。部分书籍是由犯人编辑而成的。知识中心提供了不同大小的教室,讨论,工作坊空间。囚犯可以自己组织参与其中,讨论,演习以及互相教学。他们交换各自所知所学,并共同探索未知领域。 第二秩序:洗礼 洗礼秩序由三个公共空间组成,在监狱内被视为心理疗养与释放的空间。三个空间分别也联系:身体,心灵和自然。 天体浴场 –- 天体浴场打破了小社会中人的身份特征,使得身体重回自然。更衣室和淋浴间集合成了浴场的墙壁,作为大型浴场的背景。通过脱去服装,面向身体本身,犯人有机会脱去其携带的一切社会身份而回归自我,找寻自我。在阳光下说笑游闹,人们在这里体验着俗世乐土所没有的平等,然而摆脱束缚而成为更真实的自我。 柱阵空间 –- “网格是一种优于现实之上的心理建设”。网格赦免了层级,中心,和转折点的概念,创造了一个无层级的空间背景。柱阵将其意指同时引入了三维空间。“信仰”被作为一种空间功能置入其中,然而跨越了种族,宗教的不同,柱阵提供了无差别的空间,帮助犯人重塑和强化自我的信仰。没有宗教束缚,大家组织在一起在此庆祝节日,信仰变得既同一又不同。 植物园 –- 自然是生活的根源,每个人在这里看到丰富,得到平静。从植物鸟类丰富的小型自然中,犯人汲取到自然的颜色,气息和形状,心中的邪恶驱使力逐渐得到平静。植物园也对于犯人的身体健康有极大的益处。 第一秩序:共和 “月亮” — “月亮”矗立在监狱中心之上,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各处的犯人。“月亮”承载着监狱的权利中心:一种自发的共和体。在这里,监狱每年举行仪式,共同商议行事准则,来年计划,以及新的临时管理团队。犯人以一种雅典式的民主的形式,进行自发自组的投票,辩论。“月亮”像是圆形监狱母题下的另一种瞭望:月亮般的道德意识代替了人为权利成为了公共的中心。 

前海子单元20

Qian Hai district of Shenzhen has to become a new and vibrant 21st century city. A new city that is dense, compact, mixed, sustainable and centered around the area’s most important resource – water. After having studied the development strategy for Shenzhen, the masterplan for Qian- Hai and after reading the control plan we summarize […]

城市运动公园运动中心

Project process: First stage: Urban strategy: During this phase of project; it concentrated on the big scale urban proposal. It sets up a system of urban benchmark to generate the architectural proposal. Entire process include position of assignment, situation of Ankara, site analysis, hypothesis and final urban strategy-sporting park. Second stage: Architecture proposal: During thi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