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监狱

项目名称 设计时间 项目功能 设计甲方
美好监狱 2016 监狱 Combo设计竞赛(英国)
设计团队 项目尺度 项目地点 项目状态
王开,王纾溪,林颖豪,张洋 145,411 m2 亚利桑那,美国 竞赛
项目名称 设计时间
美好监狱 2016
项目功能 设计甲方
监狱 Combo设计竞赛(英国)
设计团队 项目尺度
王开,王纾溪,林颖豪,张洋 145,411 m2
项目地点 项目状态
亚利桑那,美国 竞赛

​在社会场所逐渐被无处不在的网络化空间入侵的今天,我们如何去探讨一个场所的自治精神?
我们是否能够真正认同空间对于人的精神产生影响?
[开间建筑] 尝试用乌托邦监狱的形式,对于这一话题发起思考。

背景设定

监狱被设立于一片沙漠之中,独立构成一个封闭的空间环境和社会机构。监狱内实现基本的自给自足,内无典狱长,无网络,和政府无财政联络。监狱外墙无门窗,无入口。

设计时间:2015年

开间建筑设计团队:王开,张洋,王纾溪,林颖豪

Read More

 

 

什么是“美丽监狱”

好的监狱是一部道德的仪器,试图通过有秩序的空间,使得犯人经历自我修正。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语法,自我修缮的过程被分为四重秩序,反映在每个空间之中。

观望,合作和沟通贯穿着整个监狱的空间构架。

监狱结构

监狱是一座“社会公德”的岛群,向内集聚。形成了的内凹的地景:

 

入口

门 –- 监狱隐匿于沙漠之中,在封闭的墙上没有任何对外开启的门窗。外立面包裹着哑光反射金属板。只有监狱中心通过隧道,与远处的小门相连。

第四秩序:集群

土地 –- 第四秩序对应着普遍的社会秩序。囚犯住在第四秩序中并在这里完成基本的生产活动,分工与合作在这里至关重要。

第四秩序中包括6个相似的集群,每个集群中由84间宿舍组成的12个小组,有自己的团队标志和颜色徽章。每个小组有7间宿舍,组内成员有公用的公共空间。每个集群中的囚犯共同劳动,交流,并通过集群内的集市交换劳动果实。工作分为耕种玉米,小麦和大豆,饲养鸡和羊;在小型工厂,车间工作;以及在食堂集市服务。每人的职业在每个集群内协调自行分配。

第三秩序:纪律

囚犯的三个活动空间图景构成了这一秩序,第三秩序的三个场所都由几何状的场地空间和剩余的封闭空间组合而成。空间分别指向了三个主题:身体,心灵和自然。

竞技俱乐部 –- 竞争和体力训练是此组织的核心。俱乐部内场地包括篮球场,跑道和拳击台,容纳了不同形式的竞争,同时,封闭空间内放置了各样健身器材。体力训练和团队合作意识的训练是俱乐部的设定目标。每年,每个集群会选择运动员组成团队参加比赛。建筑的实体空间在平时作为健身房,比赛期间即演变为观众席位。

治疗中心 –- 治疗中心中的圆形场地空间被禅修空间和小组讨论室占据,小组讨论室平均半径为20米,而做自我忏悔室使用的禅修空间半径在5米到10米不等,内墙和自我,成为自我忏悔时所能够面对的对象。同时,监狱中的物理治疗和药物治疗也是不可或缺,周围的封闭空间作为物理治疗的场所,包裹着圆形场地。

知识中心 –- 知识中心是由一系列阶梯状的实体空间切分而成。部分书籍是由犯人编辑而成的。知识中心提供了不同大小的教室,讨论,工作坊空间。囚犯可以自己组织参与其中,讨论,演习以及互相教学。他们交换各自所知所学,并共同探索未知领域。

第二秩序:洗礼

洗礼秩序由三个公共空间组成,在监狱内被视为心理疗养与释放的空间。三个空间分别也联系:身体,心灵和自然。

天体浴场 –- 天体浴场打破了小社会中人的身份特征,使得身体重回自然。更衣室和淋浴间集合成了浴场的墙壁,作为大型浴场的背景。通过脱去服装,面向身体本身,犯人有机会脱去其携带的一切社会身份而回归自我,找寻自我。在阳光下说笑游闹,人们在这里体验着俗世乐土所没有的平等,然而摆脱束缚而成为更真实的自我。

柱阵空间 –- “网格是一种优于现实之上的心理建设”。网格赦免了层级,中心,和转折点的概念,创造了一个无层级的空间背景。柱阵将其意指同时引入了三维空间。“信仰”被作为一种空间功能置入其中,然而跨越了种族,宗教的不同,柱阵提供了无差别的空间,帮助犯人重塑和强化自我的信仰。没有宗教束缚,大家组织在一起在此庆祝节日,信仰变得既同一又不同。

植物园 –- 自然是生活的根源,每个人在这里看到丰富,得到平静。从植物鸟类丰富的小型自然中,犯人汲取到自然的颜色,气息和形状,心中的邪恶驱使力逐渐得到平静。植物园也对于犯人的身体健康有极大的益处。

第一秩序:共和

“月亮” -- “月亮”矗立在监狱中心之上,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各处的犯人。“月亮”承载着监狱的权利中心:一种自发的共和体。在这里,监狱每年举行仪式,共同商议行事准则,来年计划,以及新的临时管理团队。犯人以一种雅典式的民主的形式,进行自发自组的投票,辩论。“月亮”像是圆形监狱母题下的另一种瞭望:月亮般的道德意识代替了人为权利成为了公共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