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开间建筑_上海办公室

项目名称 设计时间 项目功能 设计甲方
JOA开间建筑_上海办公室 2020 室内设计 JOA
设计团队 项目尺度 项目地点 项目状态
姚嘉荣,盛逸涵 60.8 m2 中国 上海 建成
项目名称 设计时间
JOA开间建筑_上海办公室 2020
项目功能 设计甲方
室内设计 JOA
设计团队 项目尺度
姚嘉荣,盛逸涵 60.8 m2
项目地点 项目状态
中国 上海 建成

对于城市(外):由内而外的解压方式,成为城市更新的另一种思考维度。

对于场所(内):如何应对历史记忆,通过怎样手法叠加新的场景和符号?

 

引文

对于罗马的认知,相当于悠久和丰富历史的精神产物。在此产物中,物体一旦出现就不再消失,以往的所有发展阶段一直与最新的发展阶段并肩相存…通过不同的空间并置,才能表示出空间意义上的历史顺序,因为同一个空间不可能具有两种不同的内容。——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文明及其不满“ (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城市凝聚了事件和情感,每一次新事件都包含了历史的记忆和未来潜在记忆。。。

城市实际上是生存与死亡的大本营,其中有许多元素就像标记,符号和警示一样。当节假日结束时,建筑上便留下伤疤,砂土又重新占据了街道。除了固执地重新进行修建以期待另一次节假日之外,什么都没剩下。——Aldo Rossi “ 科学的自传“ ( A Scientific Autobiography)

 

Read More

感知

在古老的米兰,城市边界的区域更新与升级虽然面对旧城中心向外释放的压力,很难摆脱它本身固有的气质,更丰富的新旧思维发生冲撞。米兰南部边界1910年所遗留下来的Largo Isarco工业遗址,存留下的7座工业建筑,成为承载新城市空间的载体,然后在OMA的更新逻辑中,保护与创造结合成为一种新的建筑类型,是交织并存的。对于新模式叠加原有的历史记忆PF给出一个强有力的手法,并不是去加强调“新”或者“旧”中的某一点,而是增强两者的逻辑关系。两种空间表达出的材料关系呈现出矛盾二元性,即分离又融合,允许任意一个部分统领另一个部分,空间的复杂性使得建筑呈现出一种不稳定但又开放的状态,然而场地上的艺术场景与建筑场景相互受益。

 

观点

“内” 拥挤,狭小,延迟,重复,对于传统高楼大厦里办公空间的刻板印象,空间是引导人创造与思考的重要途径,重复以及延迟会限制思维,产生疲惫感。在商品化消费空间趋势下,使得这样的空间,更加极端,无休止的复制。城市逐渐成为了被消费的商品,千篇一律。

在塔蒂的《玩乐时光》(“Playtime”)中抹去了代表象征性的巴黎铁塔以及卢浮宫,而整个城市只出现重复的钢,玻璃的元素,在“标准化”的空间以及工作模式中,人们逐渐远离了真正的生活艺术。

“外” 中国,从大拆大建(Tabula Rasa)逐渐转向成另一种更加可持续的城市过渡 (Sustainable Transition),需要对于城市原有的历史记忆更加尊重并且带来全新的价值延续。功能的置换,新场景的叠加,背后是城市空间的尝试和反思,刺激了城市空间的再一次新陈代谢。虽然这种刺激以消费主义商品化作为驱使,但足以掀起一场城市空间的“新浪潮“。

 

组织

JOA新办公室融合”旧“的标记,植入”新“的符号与场景。并没有刻意突出“新”,或者随意的忽略”旧“,而是思考如何从旧空间体系衍生出新的框架逻辑,保持两者之间的张力,矛盾且共生,利用符号元素搭建场景秩序。

“旧” 史于19世纪80年代,杨浦区进入工业建设,成为了区域主要支柱,临黄浦江边的区域早年集中许多工厂,例如李鸿章批准的上海机器造纸局,杨树浦水厂,并逐渐向北面以及东面扩张。1949年后的许多厂房归属于国有,并到1990年开始向外搬迁,滨江的老厂房在历史激荡后,留下了完美的框架为更新换代提供契机。

“新”——5种符号元素,在传统工业环境下,思考“新”的植入

1.结构符号:作为重组整理新空间的依据,原厂房的空间模型决定未来办公空间的新形态,传统框架结构跟不同阶段所形成的墙体,围合出半开放空间,然而在办公使用中的不同空间功能需求使得叠加对原有结构体的充分利用,将会议室空间以及模型制作空间压低,平分了原有5.5米的层高。夹层的两种主结构体,上拉的四根角钢形成十字柱与原始主粱相接,藏在柜子里的两根工字钢柱跟砌块墙体里的横粱相接。确保夹层钢结构楼板的稳定性。

2.场景符号:维和空间的原始结构与新结构的结合,创造出的适合办公空间的三种场景。保留厂房的原始顶板,结合墙壁的中灰色水泥漆,深灰色自流平地面给整个环境铺了一层基底。

3.金属符号:金属符号点缀在灰色调子中,镜面不锈钢十字结构包边,镀钛金色不锈钢会议室,不锈钢冲压防滑钢板楼梯,以及不锈钢书架和书架爬梯。保持原有厂房工业风格的基调。在不锈钢书架,以及2楼的模型工作室内,又嵌入了工作室的展览模型作为艺术品的点缀。形成三种层次的穿插与组合。

4.灯光符号:灯光作为第四个层次起到沟边以及烘托的作用,对于第三个层次"新"与"旧"的符号突出,例如书架,楼梯,会议室采用了不同色温,不同形式的灯光进行强调;另一组灯具组合对5.5米办公空间的整体烘托。

5.围护符号:外维护材料采用了内平外成锯齿形的长虹玻璃,加强两个方向视觉上的艺术效果。既满足足够的光线摄入,但又保持了办公的私密性,以及对于室外噪音的隔离。窗帘围合的会议室空间,加强会议室的私密性以及灵活性。

 

JOA开间建筑新办公室

项目类型:室内设计

项目地点:上海

设计单位:JOA开间建筑

设计团队:王开,姚嘉荣,盛逸涵

施工团队:上海青杉建筑装潢设计有限公司

设计时间:2020

场地总面积:60.8 ㎡

一层面积:48.8 ㎡

夹层面积:12 ㎡

总造价:20.8万元

摄影:张辉 ,胡媛

文字编辑:王开,胡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