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城市的灵魂,身体与空间

Solaris星将潜在的美好灵魂通过身体作为媒介以传递“爱”的方式投射在空间中,然而形成一群带有其相似引力空间故事的集合体。每一个空间都有可能独立存在,而又可能在未来时刻偶然的影响着另一个独立空间。

客户

Idealist

类型

展览

年份

2022

状态

概念

尺寸

200 m²

地点

Future (N/A)

团队

王开,何安琪

Solaris星将潜在的美好灵魂通过身体作为媒介以传递的方式投射在空间中,然而形成一群带有其相似引力空间故事的集合体。每一个空间都有可能独立存在,而又可能在未来时刻偶然的影响着另一个独立空间。

谱系学(genealogy)的逻辑思维代替传统探究编年史的线性理论(chronology) 归纳出灵魂,身体,空间三者之间的关系演变。允许其三者之间关联的偶发性,更系统的去理解三者之间在不同年代思想撞击下是如何产生。每一个事件包涵反映其发生的场景,相对不偶然,成为过去经验的总结,于此同时又成为了对于未来时间空间上所展开的条件。它们所组合成的强大磁场,构成巨大的Solaris, 它具有足够的能量探究空间的未来可能性,但更多的条件来自于对于灵魂中所映射出的真善美的追求,通过身体作为媒介,传递出的方式来影响空间以及故事的发生,身体成为在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中的最终的媒介。

1.瓦尔登2 Walden 2.0

居住在瓦尔登2号的青年人多产而快乐,他们主导着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管理机构存在在瓦尔登2号中,但那一小群规划者是存在的。社区的每一位成员每天平均只需要工作4个小时,也可以自由选择工作场地。然而大部分剩余时间可以选择创造自我价值的活动。社区内并没有金钱体系,只有简单的积分制度,成员们可以用来购买更多的闲暇时间来培养自我的艺术创造。隐匿在森林的社区,去除了一切可能存在的政治体系,自由漂浮在大自然中。然而瓦尔登2号也映射了诗人梭罗将自身投射到森林中的一次孤独旅行,体验简朴的隐匿生活,将自我的渴望,失望,迷失,以及自我调整等种种生活情感写成生活的一部分。阴影下春天的沐浴,湖水开始解冻,沉浸在大自然所创造一种荒诞空间中, 它有可能是游牧的,可复制粘贴的,或者是更加游离在门外的精灵,它大口大口吞食着自由的空气。

2.狄尔尼所斯合唱团 Dionysus Choir

悲剧的诞生中提到的太阳神象征视觉艺术偏向表现主义,而酒神象征内在无形的旋律。醉境梦境分别形容酒神状态和太阳神状态。 太阳神产生了一种形式美、节制和对称、存在分析和分辨,象征形式主义和古典主义以及视觉艺术。而酒神精神来源古希腊的酒神祭。在酒神祭中,人们打破禁忌、放纵欲望,解除一切束缚,回归到原始的自然。这是一种痛苦与狂喜交织的非理性状态。酒神状态的迷狂,它对人生日常界线和规则的破坏,期间,包含着一种恍惚的成分,个人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淹没在其中。酒神和太阳神都是一种艺术状态的描述,也是对于内和外的描述。狄尔尼所斯剧场形成了世界上最古来的剧场,在希腊悲剧的表演当日,演员会穿着兽皮做成的衣服在舞台中穿梭。狄尔尼所斯祭祀中演变出来了象征人性的希腊悲剧,然而参加演出和祭祀的人群外形为半人半兽的样子,长着山羊的角,以及马的耳朵和尾巴,腿也是羊腿或马腿的形状,擅于吹奏长笛。然而悲剧一词则由此形成山羊的歌。(tragos+oriel) = tragedy

3.伍德斯托克狂欢 Woodstock Carnival

伍德斯托克发生在战后的60年代,它不仅仅代表了一场音乐节,更是体现在追求爱与和平道路上一场酣畅淋漓的回归生命和本体自由的反战运动。战争和杀戮是身体缺失和再一次想象空间的手段,然而音乐节使得身体有了新的空间寄托和灵魂归宿,它使得一切爱自由的身体又一次找回自我的灵魂,音乐节如同一颗拯救灵魂的种子,他的全部生命力量藉由这颗种子得到了彻底的绽放,除去了一切阴霾,在极度疯狂中,一片爱的海洋无秩序的涌动在奶牛场上。当身体的权利纯粹的归还给本体时,然而成为了具有权利的赤裸生命

4.脑白质切断术 Lobotomy

在建造中城市,通过资本的网格所分割开的外部空间,脑白质切断术则成为创造这个灵魂孤岛的精准解读手法,讨论一种由内部空间与外部形势分离的方式,一种飘离的灵魂以场景形式组成的空间(自下而上)与现实形式(自上而下)的对立。每一个孤寂的灵魂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角落,就像下城俱乐部中的赤身裸体吃生蚝的拳击手,他们笑声充斥着整个空间,仿佛在讥讽那些被网格所束缚的身体。在大都会的群岛中,每一座摩天楼当真正的历史不在场时,便发展出独自的即时的民间传说,通过脑白质切断术和分裂的双重隔断将建筑的内外分离,内部发展至于小的自制王国之中,这样结构便可以将他们的外专注于形式主义,而他们的内部专注于功能主义。

5.巴塔耶的浴场 Bathhouse from Bataille

浴场成为激发人本能的场域,空间充满性与死亡,更多身体潜能被激发,可能只有在真正通过身体去参与其中后,才会是体验到的诱惑,在寻找伴侣的途中充满着偶然。然而这跟罗马早期的浴场空间异曲同工,高耸的浴场成为宣泄与表达观点的场所,正如萨内特所形容当公民去除服装作为社会空间角色的伪装之后,更能表达人性的一面,在爱与被爱的场所中,我们能找回在现实生活中的迷失,回到最真实的内心,穿上服装后,代表了又回到了传统的现实生活中,形成密闭的身体控制。在巴塔耶的描述中赤裸与封闭状态对立,也就是与不连贯的存在状态对立。成为一种交流的状态,揭示出存在超越自我封闭、对可能达到的连贯性的追求。

6.拉拉杰 LalaJ

马可波罗给这个轻盈的城市起了个美丽的名字,她叫拉拉杰,她悬浮在空气中,跟蜘蛛网一样轻薄,她也悬浮在每个善良人的心里,可汗望着自己创造的沉重的城市机器,负重而臃肿,让每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窒息。然而当拉拉杰第一次出现在他的梦中时,他更沉醉在梦里,在梦里找到了他真正想要生活的美丽世界,一片漂浮的孤岛,她美丽的很通透,很自然,孤岛中每一株植物都可能拥有自己的名字。

7.愚人船 Ship of Fool

愚人船出自古劳的亚尔英雄传说。这些船载着,理想中的英雄,道德的楷模,社会的典范,开始伟大的象征航行。透过航行,船上的人即使没有获得财富,至少也会成为命运或其理想的化身。画家博斯则被列入了这个梦幻画派的船队之中。然而在所有这些具有浪漫色彩或者讽刺意味的船只中,只有愚人船是唯一真的。因为他们确实存在过。历史上愚人船承载着一些神经错乱的乘客从一个城镇航行到另个一个城镇。那些所谓的疯人们过着轻松自在的生活。漂泊的疯人,驱逐他们的行动以及他们背井离乡,都没有体现他们对于社会效用或者社会安全的全部意义。大量的去处疯人已成为一种流放仪式。一大群有趣的灵魂被禁锢在密不透风的岛上,他们听天由命,每一次出航都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但那些疯人并不一定是社会的桎梏,然而所谓规则制定者反而可能才是真正的愚人。

Solaris星它令人着迷,它在爱的空间中不断的生长,并触发着更动人的故事。